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外星人與複製羊:插畫師 Kazy 的幻想世界

鴿子管家身穿中世紀高領襯衫,頭頂着藍髮的小主人。藍髮男孩搬了張木凳在鴿子頭頂端坐着,招待你進入他的世界--插畫師Kazy的個人展覽《蕃茄醬》。

踏進展覽範圍,海傍的陽光稍微驅走你周身的冷氣寒意,然後一列小人類向你迎面走來。整齊的步伐不急不緩,夾雜些鴿子拍翼和碎碎念的聲音。

「咕嚕嚕--」

他們經過的時候,一隻鴿子突然胡亂拍動雙翼,你生怕牠會由女孩的頭上飛到自己的頭上。男孩說,他之所以把頭髮染成藍色,是因為人類和鴿子這種關係的不確定性。明明在很多年之前,鴿子還有高樓、電線杆或冷氣機槽間,更早之前還有樹林,卻在轉眼間就失去了立足之處。

《鴿與我》

樹木消失之後

鴿子棲居人類頭頂

人類稱呼彼此頭上的鴿子為「鴿子」

鴿子則稱呼彼此腳下的人類為「人類」

Kazy 不介意別人以為展覽主題是可愛的鴿子,那鴿子不限於可愛--牠們全都沒有了雙腳。驟眼看你以為鴿子舒服地窩在人類的頭頂,但在其他畫作或展覽廳外那隻大鴿子就能看到,牠們是沒有立足之處的,那就不再需要雙腳。

男孩又帶你見了其他朋友,如在路邊撿了獅子回家的主寵二人、與汽水醬汁同住冰箱的雪人、騎着綿羊仔去見情人的複製羊,以及一起玩布偶的外星人和啡髮男孩等。但當你看見一對玩着遊戲機的西裝兄弟,他們背後都插着一把刀,傷口都已經血肉模糊,不禁想伸手拔掉或抹去鮮血的時候,男孩阻止了你,並告訴你這個世界的價值觀。

〖蕃先生與他的朋友〗

展覽主題《蕃茄醬》三個字顯眼地印在入口,外面的商場保安姐姐就叫 Kazy 做「蕃先生」。Kazy 也不介意商場姐姐叫他蕃先生,而這或許也符合主題--蕃茄醬代表共享的誤會,是餐桌上常見的那一枝瓶身油膩的蕃茄醬。不過也可以是沙律醬、美乃滋,那 Kazy 就是沙先生、美先生。之所以是蕃茄醬,只是因為它最常見、最日常,也因為煮雪的人。

煮雪的人是一位台灣故事詩人。Kazy 在書店買下他的詩集後一口氣看完,覺得煮雪的人的想法跟自己相似、很怪。於是主動聯絡他,把自己的故事構思告訴這位詩人。把詩作了一半數量後,二人才討論出這個又上口又好味的名字。

《番茄醬》(節錄)

我終於體會了你們口中的悲傷

他搖搖頭說

我們能夠共同體會的

只有桌上這罐番茄醬

Kazy 化身藍髮男孩來充當說故事的人,以蕃茄醬作橋樑,展出14 組充滿寓言色彩的陶瓷雕塑及畫作,並配合 13 首故事詩和 15 首soundtrack,希望不同媒介可令展覽的世界更完整、更旁若無人。他說:「我覺得平常看展很難專注於作品,周圍也會有很多聲音和人影響你。」

於是他又找了本地獨立音樂人 Cehryl,讓觀者可以拿着 CD player、戴着耳機,站到作品面前聽專屬它的歌。例如主要作品《鴿與我》,一列共 23 件人類與鴿子的陶瓷雕塑,Soundtrack就播放着有不急不緩的腳步聲、鴿子拍翼聲和叫聲的音樂。

以為這樣已經夠完整了嗎?Kazy 讓他的角色動了起來。

3D 打印出過百件不同造型且動作連貫的雕塑作品,堆成一座三層、1.8 米高的藝術裝置,在展覽廳最裏面一間隔絕燈光的小黑房中高速轉動。除了每件雕塑本身的故事,蕃茄醬代表着的誤會也在裝置整體上呈現--故意做得比順暢動畫更慢,造成定格跳動的視覺效果。於是過百件雕塑卡卡地重複着動作,暗示着我們看的事物和世界未必真實,或只是由誤會組成。

〖你的鴿子〗

準備離開展覽,與藍髮男孩道別,他搬着小木凳坐到他的那些朋友的中間,等待下一個聽他講他們的故事的人。回到現實與插畫師 Kazy 接觸,問他:若你頭上真的有一隻鴿子,那會是隻怎樣的鴿子?

Kazy 說,他的鴿子不會是純白色,因為牠反映了自己的想法,有可能是有班點的鴿子吧?說著,一隻有斑點的鴿子被他吸引而來,窩在他的黑髮上。

Storyteller & Illustrator:Kazy Chan

Text:Sisco Tsz 阿芷

Poem:​ 煮雪的人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