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會移動的影子

那一天後,客廳窗外,有兩道會移動的影子。

我在一個小康家庭長大,父親在機場搬運行李,母親是全職家庭主婦,父親的情人是一名幼稚園老師。我的大家姐,在我十二歲時也當上了全職家庭主婦。我的二家姐曾經是待應,後來也成為了全職家庭主婦。家庭主婦是全職的,但她們的勞動從來沒有計算在國民生產總值之中。如果家庭主婦是社會一個主要的職業,那麼,這個行業的最大僱主是誰呢?這麼深奧的問題,我不懂,我只是一名普通人。

十六歲那年,母親因病過世,父親完成了他的歷史任務,正式搬出去跟情人一起生活。他說,他負了半輩子的丈夫責任,終於完成了,但父親的責任,他依然願意負起來,而負責的意思是「只要你一日未結婚,我也不會再婚,你好好在這個家住下來吧!放心」。

我沒有不放心,沒有不放心自己,也沒有不放心他。心,放哪裡好呢?

我沒有幫忙他收拾行李,他也沒有要帶走很多東西。他拿出了我們家最小的行李箱,將四五件衣服(其中兩件是制服)、兩對鞋、電費單、水費單,還有一個開瓶器放進去。那個開瓶器是我們一家人唯一一次旅行時買的。當晚,父親想喝啤酒,卻找不到開瓶器,我便到附近餐廳用小費給他換來了一個。那一次,他讚我「真聰明」。這個讚美,我竟然往心底裡記下了。

父親離家的那一天,窗外有了第一道會移動的影子。

我開始了一個人的生活,而一個人生活的第一件事是換了家中的沐浴露。因為洗手間很窄,但家裡有五個人,放不下五套不同香味的沐浴露與洗髮乳。我與姊姊經過一番爭取,與母親據理力爭,終於妥協了全家共用一款沐浴露,但保留了各人喜歡的洗髮乳。父親在這件事上沒有什麼意見,他說他用沐浴露洗頭髮也可以,「沒有兩樣」。

我一個人生活了四個月,父親沒有回來一次,但兩位姊姊有來帶湯水給我。我辦了三次暖屋派對、學會了煮成三餸一湯的泰國菜、有兩次要技工修理漏水的馬桶(為什麼馬桶總是要在深夜才漏水呢?)、看了三本關於一個人生活的繪本系列作。我還在網上將電視交易出去,換來了一個書櫃,置於客廳。

有一天,我放學回家,在電梯大堂遇見了放工回來的父親。

「要回家嗎?」我問。

「是的。」父親說。

雙數樓層的電梯門打開,父親走了進去。我的家,在 17 樓。那一刻,我沒有反應過來。保安叔叔好心告訴我,父親的新家就在同一棟大樓,是在雙數層。因此,我和他未有碰面,直至那一刻。

我在大堂重遇父親的那一天,窗外多了一道移動的影子。

話說回來,我好像沒有解釋為何窗外會多了兩道會移動的影子。那是因為後山長出了兩隻跟我住的大樓一般高的怪物。有光就有影,有怪物就會有怪物的影,怪物移動,牠們的影自自然然就會移動。這事沒什麼稀奇,故此我也不冗筆多說了。

Storyteller:米哈

Illustrator:楓 Tiny Maple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