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極光

看著照片猶如再踏進雪地,再次感受零下溫度冷得發顫的空氣。回來香港之後我們都説,冷得太辛苦,以後不再要去這麼冷的地方了。很矛盾,我們又會偶爾想念寒冷裏的夜,而且回味被大自然震懾而説不岀的感動。所以最後我們都笑説,雖然冷得快要僵掉,但有些辛苦還是很值得。

Read more

毛里裘斯的國鳥

妹妹剛從毛里裘斯回來,她如數家珍地向我展示帶回來的手信、她一路上拍的照片,和她護照上的毛里裘斯出入境印章。 毛里裘斯在哪裡,我沒有概念。妹妹說,毛里裘斯共和國是位於印度洋的非洲國家,以毛里裘斯島為主體,配上大大小小不同群島,基本上都在馬達加斯加東邊。

Read more

蘇丹的勝利

還記得那時候在蘇丹工作時,剛好遇到他們的暴亂⋯⋯ 不少非洲國家的總統都是在位很多年,而且當權者多是軍人出身,政權腐敗,貪贓枉法層出不窮。蘇丹亦不例外,當西方國家的總統大多是四至五年一任,最多連任一次時,蘇丹總統——巴席爾卻在位三十年,在位期間雙手沾滿鮮血,實施種族屠殺及血腥鎮壓南蘇丹。

Read more

3美元的敘利亞之旅

「要拿回你的護照嗎?錢!給錢!」 當和其他旅人聊天時,他們只要一聽到我準備前往敘利亞,大多的問題也圍繞在「不危險嗎?」、「那裡好像一直有戰爭!」之類,通常我也強裝鎮定,告訴他們「敘利亞內戰基本上已經受到控制,恐怖份子也只是殘剩星火,沒事的這樣。事實上,當時這些資訊我也只是從新聞裡得知,偏偏去敘利亞的出發點,就是想看看這個地方是否像新聞說的一樣,所以在說這些話的同時其實也在安慰自己。

Read more

伊朗式戀愛

時間不多,他們還需要趕及對方父母為他或她安排嫁娶之前找到所愛的對象,並贏得芳心。現時伊朗仍流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盲婚啞嫁,即使幸得思想開放的父母容許你「自由戀愛」,但仍存制肘——你們不可在街頭牽手、擁抱、親吻,否則會被宗教警察逮捕。近日有篇報導記一名伊朗男子在商場內求婚成功,卻被警方以違反伊斯蘭教教義為由拘捕,諷刺地實踐了「世界將我包圍,誓死都一齊」一句。

Read more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