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極光

在外地無聊的時候,翻翻手機裏的舊照片,嘗試再次感受,在各地遊歷時的空氣和味道。小時候和家人到外地遊玩,有時候會因為母親嘮叨堅持説要拍照而鬧脾氣,勉強地擠岀表情配合。現在看到照片裏笑得牽強的臉,覺得又生氣又好笑。多想回到那時候,叫自己好好地拍個照,然後和小時候的自己説:要好好珍惜留下照片的機會呢。多年之後看著,你會慶幸那時候紀錄了那些珍貴的回憶,有些事沒了憑據很容易便會忘記呢。⁣

上年二月,和同事們一同前往黃刀鎮欣賞極光,是人生中其中一次最快樂的旅行。黃刀鎮位於加拿大西北地區,十分接近北極圈的它,據統計一年裏有240天能看到極光。翻查網上的介紹,原來美國宇航局NASA也將它評為全球最適合觀賞極光的地方。我們滿心歡喜選好地點,便一起向公司申請年假。

等待結果令人緊張,感謝公司我們四個人成功取得同一段假日。岀發前兩天的我們,還笑説仍散落在世界不同地方,感覺要岀發很不真實。員工票沒錯價錢相宜,但代價就是要經歷一場精神折磨,看著空位數字上上落落,隨時要有兩手準備。我們只有七天,先到溫哥華小歇,再到轉機前往黃刀鎮。只能在黃刀鎮停留兩晚,想想也覺得刺激,要是看不到極光該會有多傷心。⁣

莽撞之下成功坐進商務艙,在機上睡了一覺,在溫哥華飲飽食醉,然後滿心期待地往黃刀鎮去。到埗後和當地司機聊天,他説那段日子帶團都不太看得到極光,因為整個星期天都灰濛濛的,我們打定算盤也許兩晚也看不到什麼。睡了一覺,深夜集合,零下四十度冷得眼睫毛也黏在一塊,手指腳指快要沒了知覺,手機相機因為低溫而電量急速下降。站在森林中央結了冰的湖上,靜靜地等待著。⁣

放下手機,沒有刺眼的燈柱,黑夜裏抬頭全是耀眼的星星,靜下心來聆聽大自然的輕言絮語。半夜開始,司機哥哥看著天色漸漸雀躍起來説著可能看到,團友們開始很緊張。到了半夜,我們終於看到了迷人景致。司機哥哥説,那個晚上的北極光是全個月最美麗的一次。⁣

我們站在湖的中央,腳下是已結成冰的雪地。看見天上的綠光由少變多,由一種顏色到多種色混合,幾十秒內光由天的一邊延伸到另一邊,名副其實是難得一見的 “dancing aurora”。佈滿漫天的光芒,將伸手不見五指的雪地照得雪白一片。我們四人興奮地擁作一團,我的眼裏偷偷流著感動的淚水。澄明無雲的天空,繁星光影,令人心醉。幸運的我們,連續兩個晚上成功看到不同深淺度的極光,有白有綠有紫有藍,不枉此行。⁣

看著照片猶如再踏進雪地,再次感受零下溫度冷得發顫的空氣。回來香港之後我們都説,冷得太辛苦,以後不再要去這麼冷的地方了。很矛盾,我們又會偶爾想念寒冷裏的夜,而且回味被大自然震懾而説不岀的感動。所以最後我們都笑説,雖然冷得快要僵掉,但有些辛苦還是很值得。

想起了什麼很辛苦但很值得的事嗎?重溫那些片段,累得撐不下去的時候回帶感受,叉叉電,就有力量繼續往前了。

Storyteller:Froggy is Flying 飛行青蛙

Illustrator: Ah Lai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