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極光

看著照片猶如再踏進雪地,再次感受零下溫度冷得發顫的空氣。回來香港之後我們都説,冷得太辛苦,以後不再要去這麼冷的地方了。很矛盾,我們又會偶爾想念寒冷裏的夜,而且回味被大自然震懾而説不岀的感動。所以最後我們都笑説,雖然冷得快要僵掉,但有些辛苦還是很值得。

Read more

火喉

別人不能為我們調節火喉,因為他們永遠不知道我們想煮一道什麼菜,想走一條怎樣的路。正如我們不能因為滿足期許,強行改變自己煮食的口味,逞強在某個歲數必須交岀什麼成績來。煮食啊,最重要的就是享受過程,最後的成果是自己滿意喜歡的就好。人生不就是這樣,燒焦倒掉重來,煲子心靈洗一洗滌,安慰自己沒關係的,又能重新上路。

Read more

布行榮伯

有時候做功課犯睏,大伯會把矮小的我抱起,圍繞花花綠綠的店鋪走一周。我最期待的就是這個環節,能觸及不同的布料,也能和他一問一答分辨各樣顏色和質料。他常掛在口邊,我必須學懂仔細地描述不同顏色。石榴紅、橘黃、竹青、琥珀、黛紫……都是因為在店裡消磨時間學來的。

Read more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