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寵物標本師肥文

從小開始,還未是標本師的肥文早已知道,他的喜好與眾不同。

「別人養寵物,都愛養毛茸茸、可愛的,我卻獨愛蜘蛛、蛇、恐龍王魚。我第一次做標本,也是因為那條恐龍王魚,覺得牠很有型,想留住牠的形態。」

然而,香港是一個小地方。只是喜好還好,若連志趣亦與眾不同,就有點麻煩。「香港根本沒有標本師這行業,那個年代,又沒有Youtube,連圖書館有關標本的書,都是沒有圖片的,還不准外借。」

沒有日本廣告式的毅力,亦非漫畫式的熱血,當時14歲的肥文,只想將他最愛的恐龍王魚,永久的保存下來。幸好,街市中的雜貨舖,裡頭的海味、臘肉等,都是用鹽醃漬製,其實亦算是標本。就這樣,一步一步,由14歲開始在街市偷師,去到以專業的藥水及工具製作正式的標本,一做,就做了十多年。

肥文說,最印象深刻的一次,是一位白髮婆婆帶來一隻死去的龜,哭著跟他說,這隻龜她由5歲開始飼養。馬福林的燐光,失去生氣的眼眸,習慣被死亡圍繞肥文,保留著充滿溫度的執著。「執著,是一定有的。人心肉做嘛。」

然而,人之為人,是因為有限。再傑出的刀工,挽不回遠去的靈魂。「我每一次都會很長氣的向客人解說,我不能完全重現寵物生前的狀態。」是以,在彌留愛執的最終,還是要隨緣。

「因執著而不開心,是因為你懊悔以前未做的事,你放不下。但我的執著,則僅是思念。於生前盡人事,做盡了,就無悔。」

撰文:S.  

Facebook page @肥文標本館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