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晨運的母親

這天,我又回來晨運了。

同樣的節拍—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

今日身體特別輕盈,果然因為日子有功,筋腱都開始鬆了。65歲,正是退休的年齡。拿了長者卡、有2元乘車優惠、開始走入人生下半場,以為可以享受人生,卻在這年,患上了乳癌。乳癌,沒什麼大不了,最怕的就是留下兒子一個人。所以當時,其他老友都在晨運,我就晨早跑去買菜煮飯,想趕在他上班之前做飯盒,我想讓他至少記得媽媽的味道。

啊,對,我的兒子是大公司的主管!他很忙,加班早出晚歸,這些飯盒,該有吃吧?!後來,我做化療,飯盒做不成,兒子跟我說,以後不要再做飯盒了,去做晨運吧!晨運只是簡單拉筋,可是旁邊黃伯最多嘴,天天問我兒子在哪裏,為什麼不來?「太忙啦,唔駛做啊?」我就這樣塞住他的嘴巴;前面霞姨最專心,總是裝聽不見我們說話。為什麼說她裝?哈哈,因為好幾次都看到她在偷笑!

至於兒子,我總以為他會花多一點時間陪我。沒辦法,「唔駛做啊?」我是這樣安慰自己的。

所以這天,我特別開心。不知道為什麼他終於來了,一直跟着節拍揮手做晨運。旁邊最多嘴的黃伯都閉嘴了,不再問我兒子在哪裏;連霞姨都不專心,一直看着兒子做動作,節拍都錯了。我一直在旁邊,心裏想問:「唔駛翻工咩?唔駛加班嗎?」做母親的,最怕都是打擾到孩子做正事。

其實,前幾天,我癌症又復發。我已經不在了,只是兒子不願相信。這天,我又回來晨運了,想來告訴你:兒子啊,以後你都不用再來晨運了,我老早就不在了。記住我飯餸的味道就好了。

Storyteller:Apollo

Illustrator:沈君怡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