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這世界有無你一直在找的人

一場薄雨過後,暑氣消散了,天氣漸涼。

凌晨兩點,門鐘又響起。

獨自在家的Anna感到焦慮不安,已是第三晚如此。不知道誰在惡作劇,或附近住着什麼變態的鄰居。

鈴響過後,黑夜漸漸靜下來。

新婚的Edmond 和Anna 剛搬入這間新屋。兩口子將空置已久的單位改頭換面大裝修。雖然是舊樓,但勝在維修得當,大樓外牆亦剛翻新。可謂內外一新。

新家離Edmond的報館很近,就算每晚凌晨三點多收工,走路回家只要十五分鐘。

入住的第一晚,Anna被門鐘吵醒,以為是丈夫沒帶鎖匙。睡眼朦朧繞過客廳一個個未拆封的箱子,移開障礙物,遲緩地走向大門。

從貓眼望出去,門外無人。打開門,走廊一眼望到盡頭,也無人影。她看了看鐘,凌晨兩點。

怎料,隨後兩晚,兩點鐘便就響起門鐘。但她不敢再應門了。

第四晚,Edmond 特意提早收工,回家看看到底怎麽回事。

等到凌晨兩點,果然,叮咚叮咚。門鐘如期響起。

Edmond立即起身去開門。

門半開,只見門外站著一位婆婆,看起來該八十有多。一襲墨綠色長衫,頭髮梳起低髻,劉海全部梳起。頭低著,露出額頭上深刻的皺紋。

「早晨。我找阿玉。」一把纖柔的聲音似飄蕩而來。

「婆婆,這裏沒有阿玉喔。」Edmond 說。

「阿玉是住在這裡的。」婆婆語帶堅定,抬起頭,深邃的眸子似古潭,帶著一絲迷離,深不見底。

Edmond緩緩解釋:「我們是新搬來的業主,所以這裡不會再住阿玉了……你怎麼這麼晚一個人出來……」

「那,她在哪裡?」婆婆的目光已如西沉的落日,一點點沉入幽暗。

「婆婆你不用擔心,不如給我一點資料,幫你打聽?」Edmond說。

片刻沉默後,輕柔的聲音再傳來:「真的會幫我找嗎?我的老友叫馬芳玉。」語帶隱隱的期盼。

「馬芳玉是女士,對嗎?那婆婆你貴姓? 請稍等我。」Edmond立即進屋拿紙筆來,但再出來時,婆婆卻不見蹤影了。

追出去,也見不到。

次日一早,Edmond在管理處向昌叔打聽。

昌叔道:「你說馬姑娘?是你單位最早的業主呀。但十多年前移民去美國,後來有位老友仍不斷寄信給她,又常來找,持續好幾年呢。不過這都是好多年的事了……為什麼會問起?」

後來,Edmond從前業主那兒問到,原來馬婆婆已在美國離世了。但也已是十年前的事了。他打算等下次婆婆再來,告訴她不要再找了。

然而,自從那次對話,凌晨兩點的門鐘卻不再響起,婆婆也未再出現過。

Edmond心想,此前婆婆不知道來過多少次,按過多少次門鐘。而這次,終於有人認真回應她了,總算了卻一件心事。

Storyteller: 陳伊敏

Illustrator: JIM

〖關於 #陳伊敏〗

陳伊敏,資深傳媒人,大學兼任講師,寫作班導師。以文字和影像說故事,曾獲「中大新聞獎」、人權新聞獎、亞洲出版業協會卓越新聞獎等逾十個報導獎項。

近著《看見生命的火花:德國高齡社會紀行》提出「迎老」新思維,重塑對「老」的想像。該書為2019 、2022 香港書展三聯暢銷書、獲選「2019年商務印書館年度選書」、「端 x 文藝復興傳播大獎2020」、第三屆「香港出版雙年獎」圖文書類出版獎、優秀編輯獎等。

素食者,愛禪修、習日本花道,相信人心轉化就在剎那間。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