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船上的公主

說到郵輪,就想到鋪天蓋地的奢華、一切金色雕花和鐵達尼的浪漫,她已經看到穿晚裝的自己虛扶着欄杆緩緩步下階梯。

「我的公主!」白天剛到碼頭的時候,走在前面的父王揮手叫她動作快一點。她也很無奈呢,今天是一定要穿篷篷的蛋糕裙的,是很難走得快的衣服。十月的天氣也還沒變涼,裙擺下的皮膚已經侷促得滲着薄汗了。

抬頭看一眼面前龐大又雪白的珍珠號,小皮鞋配花邊棉襪小心翼翼地踏上碼頭和郵輪之間的橋樑,登船如同從抹香鯨的一個小毛孔進入牠的體內。船上的服務生就站在門側,恭敬地領着國王母后和公主走到他們今晚住的 ⋯⋯「歡迎來到我們的皇家套房。」啊,是皇家套房。這艘郵輪安排得很妥當呢。皇家套房的樓底甚高,面積比家裏大很多。莉莎公主不自覺地微張開口,腦袋跟着蜿蜒的樓梯由下向上。

「這位是您們這三天的管家,他會幫忙策劃和預約行程,有甚麼需要隨時找他吧。」

身後的長輩們還在聊着甚麼,莉莎已急不及待地不顧禮儀衝進左邊其中一間房間,看到房間有大大的床和落地玻璃,外面是平台和一片一望無際的藍。她一躍,落到鬆軟又絨絨的床上,趴着看那一片藍上下搖晃又閃爍。

「莉莎,我們放下行李就換衣服出去甲板嘍!」母后進到房間,她身後就響起這麼一句,改變她一生的說話。

+++

跟室內的華麗不同,甲板的風很大、太陽很刺眼,莉莎有母后貼心裝扮的雙辮和墨鏡,便徑直奔向大海。

她幾乎整個人趴在欄杆上,看到已經很遠的碼頭,興奮地一邊回頭一邊大叫,「媽媽,船已經開了我們都不知道,那我們應該不會暈船——」

一回頭,她的話戛然而止。

一個年輕帥氣的男人,頸上掛着一部黑漆漆又大的相機,正把相機的螢幕展示給父王和母后。握着相機的手修長白晢,指甲圓潤整潔,用力間手筋盡顯。

他們瞄見她已轉過身,從相機裏抬起頭來,母后說:「莉莎,過來看看哥哥幫你拍的照片。」

莉莎慢呑呑挪過去。

她很緊張。

走得越近,那男人的高大就越有實感。又聽見他們在交換電郵,好讓那男人能把照片傳給父王母后。她渾身發熱 —— 有聯絡方式了。

終於走到了他跟前,那男人蹲下湊近,她便聞到他身上的味道,也看到那照片。

照片中的她雙手握着白色的欄杆,墨鏡被扯下,眼睛瞇成一個笑得燦爛的弧度,臉蛋嘴唇曬得紅撲撲;陽光散落白色的船身和映在她的身上,細軟的髮絲曬得半透明,又有毛絨絨的碎髮被風吹起飛揚。

但莉莎皺眉。

男人開口解釋:「哥哥看你很可愛就拍下了,你喜歡嗎?」

莉莎搖頭,不開口。

母后再三詢問,她才小聲地低頭說:「肚子很大啦⋯⋯」

她為了一會兒去玩郵輪上的海上樂園設施,正穿着一件粉紫色的蕾絲裙裝泳衣,有彈性的物料緊貼身體,把圓滾滾的小肚子顯露無遺。甚至,把肚子壓在了欄杆⋯⋯她整張小臉皺起,緊緊眨一下眼睛。

母后聞言便忍俊不禁,父王又大笑,很壞。她就把頭埋得更低,不敢看向近看更好看的男人,然後她聽到他的聲音,帶着笑意又温柔。

「哎呀,」他想說甚麼?

「小時候有個大肚子都這麼漂亮了,那長大後就迷死人啦。」

莉莎繼續低頭,緩緩地挪起螃蟹腳步,挪到母后身後,握着她的手 —— 不然她覺得自己的臉快要爆炸了。

戀愛的感覺剛到,接下來就有一道雷劈得她體無完膚。

一個姐姐在轉角的洗手間走出來,挽着那哥哥的手臂說:「你們好啊。」

打招呼後,兩對年紀相若的年輕情侶聊了起來,「他是攝影師,來這裏開工作坊的,我就跟着來玩啦」那姐姐說,「你們要參加工作坊嗎?在船上多的是時間。」

父王垂下大手摸莉莎的頭,說:「我也很愛拍照,但我們有帶小孩,就不參加了。祝工作坊順利啊。」

那姐姐低頭看向小小的莉莎,這才發現她的存在。

「啊,妹妹好可愛啊!」

轟隆 ——

莉莎覺得自己失戀了。

Storyteller:Sisco Tsz 阿芷

Illustrator: Smallook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