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Crying Underwater

他從來很害怕魚。他害怕水族館中成群出沒的魚群,害怕街市魚檔排列的不同魚類,更害怕媽媽將蒸魚放上飯桌後,一整頓飯也要看著魚那雙白花花的眼珠。他覺得,魚的眼睛總是一片空洞,彷彿沒有生命,彷彿沒有靈魂。

「你不覺得魚很可怕嗎?」有天,他盯著她家中的魚缸問道:「貓、狗的情感很明顯,我們卻從來不知道魚在想甚麼。我不明白,為甚麼總有人將魚當成寵物。」

鍾愛魚的她,無論搬到何處,家中都必定有個魚缸。「可能⋯⋯魚有很多說話想跟人類說,」她說:「只不過牠身處水底,想說也沒有辦法。」

他聽完後,想了想:「這樣不是很憂傷嗎?」

她微微一笑,恍似他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

「對啊。也許,魚是世上最憂傷的生物。」她說:「在黑暗寒冷的水底,充滿各種未知的危險,要在茫茫大海中找到真正能夠和自己溝通的同伴機會更微乎其微。大概,牠們誰也不能明白對方。即使魚流淚,淚水也會立即與大海融為一體,所以,從來無人知曉魚的憂傷。」

「但正因如此,魚才更值得被我們理解和愛。這大概就是我喜歡魚的原因吧。大家都誤以為魚是沒有感情的生物,但牠的感情其實豐富得很。魚擱淺在自己的情感當中,但淚水日積月累,結果又令魚得以浮起。」她微微苦笑道:「只要學懂與憂傷共存,就可以繼續生活下去。我想,在這一點人類也是一樣呢。」

聽完她的解釋,他彷彿更明白魚的心情。從此,他再也不覺得魚可怕了。

Text:StoryTeller team
Illustration:Yuki Lovey

___

//淚水從魚雙眼緩緩落下,開始了便停不下來。淚珠沿著臉龐、魚肚滑落地上,形成一座座天然的湖。年月過去,湖連成海,把絕望的魚浮起來。眾人認為魚是沒感情的生物,並不知道牠一直游離於自己情感的擱淺,與憂傷共存。//——Yuki Lovey的《Crying Underwater》如此寫道。學懂了與憂傷共存,離開公司後的Yuki Lovey轉型為獨立歌手,配上插畫師的身份,以新歌《Crying Underwater》重返音樂路上。

在看到Yuki Lovey的完整故事前,不如懷著期待的心情,先聽聽《Crying Underwater》吧: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