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Close Friend

一列待我點開的限時動態,他的綠圈頭像總在最前面。

我們是很好的朋友,已經認識很多年了。跟有些人的相處,會改變你平時的相處模式,有特別的一套。我從不是甚麼温柔體貼的人,有女性友人說過:「你這麼直來直往難怪沒有男朋友。」或許我的温柔全都給他了。

按開第一個綠圈頭像,看見他開朗陽光的個人檔案之下的壞情緒。他經常在 close friend story 向為數不多的我們吐苦水,而我是其中最親近的一個。

彷彿得到鑲着綠寶石的金牌,一個密友的官方認證。

低頭穿過緞帶,沉甸甸的金牌靠在我胸口,一股令人愉悅又光榮的使命感又湧上,我接通了他的電話,因為此刻他需要我的陪伴傾聽。

// 年月 顧慮妳心情
以密友的認證
暗地背負使命 呼應
徬徨有我總傾聽 //

哪有那麼多長情的守護?看着喜歡的人與自己以外的人共譜戀曲,然後守到了最後便 happy ending?你沒有現實中見過的話,只是可能那人把綠寶石金牌看成最大的榮耀,然後把真心藏在自己都找不到的地方。你不會看得出來的。

電話裏僅僅兩句,便到了老地方。他帶了啤酒,我在來的路上買了茶和水。

全攤在籃球場外的石桌上。一個男人,趴在手臂上的臉多餘地紅潤瀲灩。我擰開濕漉漉的枝裝水,想澆熄他如火的情緒和身體,或是我自己的。他用眼撇我,直起身接過水。我仰頭喝一口看向上方虛空,卻看見空中落下一道通紅的眼尾和睫毛上的水珠,在我身邊縈繞浮動。

照顧好他的壞情緒後,那道紅影和水珠隨我生活了幾天。待它們消失了,我再撥通他的電話。「我失戀了,你不是應該趁虛而入嗎?現在才找我。」「這幾天超級忙。哎呀,錯過一個男朋友了。」「沒心肝,知道你不喜歡我了啦。找我幹嘛?」

「我想去迪士尼了,但沒有男朋友。」

我喜歡迪士尼,亦留意到他雖然口上嫌棄,被我拉去玩的時候也很開心。他喜歡看 Marvel 的英雄電影,每次失戀都像跌倒找媽媽般找我哭。明明還是個孩子。

「行啦,我們去裏面辦婚禮好了。甚麼時候去?」

如果你四十歲還未娶人 / 嫁人,我就嫁給你 / 娶你 —— 大概每對密友都有的一個,承諾般的玩笑?玩笑般的承諾?

萬一成真了呢。

「開心一點啦,姐姐我帶你去玩。」

「__,我上個月才跟她去過。」

「__,我先陪你去的,由十五歲開始。⋯⋯很不願意嗎?開心一點啦。」

Illustrator:柳廣成
Text:Sisco Tsz
Sponsored by Universal Music HK

繼首主打《漸漸地》後,Phoebus吳啟洋本年度第二首個人派台作品《Close Friend》,講述擔當密友角色為對方默默地付出,可惜我們的關係僅止於此。

密友總是以陪伴的身份出現,曾經慰藉對方的心靈,甚至埋藏自己的壞情緒去討好對方,一直沉溺於這段Close friend關係之中,不求收穫。即是成為不了伴侶,都想盡力伴隨對方,只希望對方在失落時能夠堅強面對。

// 而我的壞情緒 全部麻醉
為妳漸漸繼續追
一再痛惜妳 離不去
不管妳當我是誰

如妳的壞情緒 乏力除去
何妨念在我亦豁出去 心碎
想妳樂觀一點 撐下去 //

Phoebus坦言在歌詞中特別找到一個共鳴:「想你樂觀一點撐下去」。他表示若果自己正處於壞情緒的時候,不論對方是伴侶、好友抑或是親人,也正跟他一樣失落時,他會選擇先安撫身邊的人,將自己的壞情緒擱置一邊。新歌除了帶出密友成為不了戀人的無奈之外,Phoebus亦都想透過歌詞「想你樂觀一點撐下去」,鼓勵大家處於壓力的時候,可以有多一點的能量去釋放。

🎵 Listen now 👉Phoebus 吳啟洋 – 《Close Friend》 
https://umhk.lnk.to/CloseFriendES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