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日常損壞之容易

張琪帶了一個泳圈,在日照尚未落下的時候偷偷溜到社區的泳池,那個所有人都說只有夜晚才能夠使用的泳池。​

張琪一點也不明白為什麼不可以在白天時游泳,明明陽光如此明媚,而水面上反射出來的波紋是如此好看。相反地,他很討厭夜晚,雖然泡在水裡時能做的事情是一模一樣的,你同樣地可以滑水,同樣地可以漂浮,同樣地可以由泳池畔咻地跳入池的中心。但他就是討厭夜晚的泳池,他討厭擁擠的人潮,討厭排隊入水,討厭熙來攘往的池畔閒談,討厭在穿著泳衣經過時那些瞟過自己身體的眼神。青春期萌芽的身體裡埋藏了隨時都會爆炸的彈藥,任何的碎言碎語、視線和可能被揣測的行動都會讓人無法招架。​

張琪很喜歡游泳,在水裡的感覺很自在,脫去陸地上所有的關注,在水裡只剩下自己。水是張琪最好的朋友,他能夠無條件地承接讓人們的身體使之浮起,也可以在你稍微施力時完整地包覆身上的每一處孔洞和皮膚,他願意擁抱你,成為你的形狀,為了你而改變,沒有驚濤駭浪但是也足夠起伏不定,偶爾銳利卻也同時易碎。水會對張琪說話,咕嚕咕嚕地說話,而張琪也會在水中吐出氣泡,噗嚕噗嚕地回應。水不會問你令人尷尬的問題,他不在乎你的成績、不想知道你將考取哪一所大學、也不會捏你的手臂肉問你胖了幾斤對隔壁班的男生有什麼想法是不是想要談戀愛或是什麼時候要談戀愛。水很包容,水也很流動,泳池保護了張琪的每一處脆弱。​

只有在泳池裡孤獨,張琪才能夠真正喜歡自己。於是他開始避開人群,偷偷在白天潛入泳池,一開始是利用黃昏,陽光依然執著地徘徊在地平線時,張琪可以擁有約莫二十分鐘的自由,第一次來到沒有人的泳池時,他興奮地忍不住叫出聲,在水裡恣意玩耍,閉氣深潛然後又忽然用力打水濺起水花。後來他也嘗試在凌晨偷溜進泳池,在人們睡去而世界尚未開始轉動的早晨裡,就算只是漂浮,看陽光灑落,聽鳥鳴,感受風吹,已經足夠美好。接著張琪越來越大膽,他開始在白日裡踩進界線,正大光明地在無人的池畔漫步、跳舞,然後帶著泳圈躺在泳池的水面上睡覺。他的張揚沒有人看到,他的喜悅卻是沒有人都知情的,學校的老師和張琪的父母對於他的日益開朗感到訝異,但是他們只當這種轉變是青春期的奇妙原理,戰戰兢兢地等待下一波爆發,等待張琪再次成為那個易怒的青少女。​

這一天,張琪在陽光底下午睡,他慵懶地賴在泳圈上,用腳踢踢水面,用手撥撥水花,漸漸入睡時他忽然聽到碰的聲音。明明就是白天,陽光卻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面黑色的天,彷彿有什麼龐然大物將太陽遮住了。張琪有些慌張,但是他既逃不了也無處可躲,他看著黑色的天開始降雨,已經很久沒有下雨了,這個世界。雨水是滾燙的,如同空汙過後的酸雨還帶了點臭味,張琪忍耐著潛入水底,不想被雨淋到。他游到了泳池的中心,那個深不見底之處,他越潛越深,越潛越深,然後他聽到了轟隆巨響。泳池的中心產生巨大的吸力將一切吸入,就像是黑洞。張琪攀著泳圈,盡可能朝岸邊游去,卻還是被捲入,瞬間消失在泳池中心。漸漸地,緩慢地,雨停過後的太陽又再次露臉,泳池也開始蓄水,彷彿什麼也不曾發生,但是相當異常地,泳池的水蓄滿之後並未停下,水位持續攀升,越來越高,越來越高。​

「馬桶堵住了怎麼辦!」一個稚嫩的聲音降下。​

「吼呦,都是你啦,我要去跟老師說。」另一個稚嫩的聲音回答。​

兩個孩子推推擠擠地衝出廁所,跑向操場另一端的教室,至於老師怎麼處理這兩個明明已經警告過數次卻仍然闖入施工中廁所的小孩,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Storyteller:緩緩( https://nob613planet.wordpress.com)​
Illustrator:CloudNine Upon CloudLine @cloudnine_cloudline​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