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玫瑰少年

「你好端端一個男生,為甚麼非要把自己打扮得女人似的?留甚麼長髮,化甚麼妝?」

課後,他被幾個同學攔下了,為首的皺起眉頭,嘴臉嫌棄地發問。

「為甚麼男生只得一種模樣?」

o他用手挼了挼一頭長髮,眨著眼睛禮貌地回答。

那群同學沉默了一下,然後嘖嘖嘴,碎碎唸著「死乸型」就走了。

剩下他站在原地。

他還是挼著自己的頭髮,很慢很慢,一下一下地挼著自己及肩的栗色長髮。他的眼睛低垂看著地面,似乎在回味剛剛的對話,畫上精緻妝容的臉龐看起來有些哀傷。

「同學。」

我喚他。他沒注意到課室裡還有人,回頭才看見我。我深呼吸一口,鼓起勇氣:

「我想說。你很勇敢。也很漂亮。」

他怔怔地望著我,然後就笑了。

他的笑容輕輕的,上揚眼線彎成快樂的弧度,嘴巴很小,塗上淡粉色唇釉之後像晶瑩的果凍。我從未想像過一個男生可以這樣漂亮,那種漂亮與性別無關,是從靈魂深處滲透出來的。

後來我們成為了很好的朋友,形影不離的那種。

跟他相處很舒服,他有時像一個閨蜜,有時候像一個男朋友,跟他在一起時我總是特別快樂,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或許我有一點喜歡他,但頂多只有一點,因為他太美麗了,他太好了,我不捨得。

有天我們下了課沒事做,繞著大學校園亂逛。他很喜歡逛天台的花圃,他說過從小就很喜歡花。他今天穿了一身白,襯衣的邊角綴有蕾絲,西裝褲腳帶點喇叭感,衣服把他襯托得英氣又柔美。他望著花,突然拋出一句:「你覺得我是男生還是女生?」

我坦白地搖搖頭:「我不知道。」

他就好像一片羽毛,輕飄飄地懸浮於空氣之中,無拘束自由地漂浮於兩個性別之間。他有時停留,有時離開,等到願意的時候又再回來,他是自由奔放的,美得肆意任性。

「我覺得,是男是女並不重要,因為性別從來沒有定義過你。」

他回過頭來,看著我又笑了。他大概比校園裡許多女生都要美,化妝技術也比許多女生好吧。他的頭髮已經長到腋下,有風吹過,髮絲拂過他的喉結。

有時我看著他,就感覺,世界上一切都不重要了。

有次星期五晚課以後,我們一起離開校園。我行在路的外側,有車駛過,距離很近所以有些危險。他使勁把我拉到路的裡邊,我腳下踉蹌跌在他身上。

我們突然變成擁抱的姿勢。我靠在他的懷中,聽到他的心跳,一下一下突突有力。我閉上眼睛,認出他香水的味道,是經典女香 Miss Dior。他說過喜歡玫瑰與鈴蘭。

我問他:「你打算把頭髮留多長?」

他說:「我不知道,說不定明天就剪短了。」

我抱緊他:「我喜歡你長髮的模樣。」

後來他還是把頭髮剪短了,狠心地剪到耳後的位置,說是看到了捐髮機構的廣告,想把頭髮捐贈給癌症病人。他把長髮放入一個塑料袋,摸向自己的脖子,沒了頭髮的遮蓋涼颼颼的。

「要是當初那群同學看到了我這副模樣,一定很欣慰。」

「對。然後等到你把頭髮又再留長了,他們一定氣到半死。」

他失笑。

「嗯。他們可要等著了。」

Storyteller: 子蕎

Illustrator:温家綺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