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浪浪送行者:三個大小勇士

棕色長毛狗緊追着一個身穿殘舊工作服的工人,從貨倉前的空地跑出,耳朵和舌頭隨着步伐起伏,嘴巴面容形似笑瞇瞇的模樣,尾巴歡快地搖。工人在一個公路前的十字路口停下,垂下手向牠揮動,口裏說着「回去、回去,撞死你」。狗望住那人的動作便收起舌頭,似有後退之意,但身體仍親䁥挨近工人的腳和車。工人見十字路口的紅綠燈時機正好,便把狗推向後,腳一蹬,向前往鄰近的市區駛去。

狗被拒絕後心想,最喜歡的人已經不在家裏,牠要出去玩,也找找食物和水。於是沒有聽從那人的意思往回走,方向一轉,往右邊的公路奔去。

+++

「那是狗吧?」

車速不慢,兩旁的影像後倒,一團躺在路邊一動不動的黑影分外突兀。阿峰和 Sammi 於是同時說要繞回去 —— 你看到一條生命倒下且孤零,很難就此離開。

那是在新田公路上的事,Sammi 把車停在一旁,留下顧車,阿峰則左顧右盼避過車流去抱狗。一隻棕色長毛狗,普通唐狗大小,阿峰先是看到牠缺乏打理清潔而打結的毛和頸帶,抱上石壆,就感覺到手中輕得不像話的重量和斷開的後腿筋骨,也聞到臭味。已經沒有了呼吸,但毛絨絨的牠在盛夏的晚上仍然保存着餘温,是他始料不及的。

阿峰相信因果,認為貓狗畜生之所以為貓狗畜生,是上一世積下的孽,但既然已作為流浪貓狗受苦一世,該還的已還完,不可令他們變成遊魂。沒有人願意當遊魂,於是他做流浪動物屍體善終的義工,再成立浪浪送行者。

多是輾得模糊的血水肉塊,但可怕的不是眼前的畫面,而是想像出來的往生過程。

第一次他看到牠是隻倉狗,沒有過温飽、清潔和玩樂,笑瞇瞇地、傻裏傻氣地跑出去,也不知甚麼是公路,就嘭一聲 —— 變了一堆沒有生命的皮肉。後來有各種的死狀,大部分早已麻木,但間中還是莫名地痛哭,為牠們的體温、遭遇或磁場。他朋友說,現場或許有牠們的靈。

又例如上星期凌晨接到求助,是貓不是狗,其體積用不着出動 Sammi 的私家車,組織的其他義工也在熟睡,於是長髮紋身大漢悄悄挪出妻子頸下的手臂,掀被下床,踢着家居拖鞋就嗒嗒發動他的 Harley Davidson 巡航電單車。引擎聲吵醒幾個淺眠的鄰居,然後絕塵向貓奔去。

貓是圓滾滾的三花貓,渾身螞蟻都看得出生前的討喜模樣。凌晨的村子外,阿峰抱着這個美人兒進了公廁幫她沖身。瓷盆的水流瞬間變成啡色,又帶着上百隻蹬腳扭身掙扎的螞蟻,血和周圍沾着的塵土被沖走後,齒痕傷口露出,而手下的觸感和眼前的畫面,分明是脹得圓潤的乳頭,以及薄薄肚皮下,三隻蜷縮着身體的小貓。

他發現自己正沖洗着一隻被狗咬至一屍四命的母親,她生前因戰鬥和掙扎而痛苦,亦因無法保護孩子而悲傷。心一下子墜下,重得喘不過氣 —— 孩子代表新生命、代表希望,他卻在死亡身上找到更多死亡。

+++

孩子出生的過程很危險,歷時三十個小時,Sammi 和胎兒的血含氧量低得緊急開刀。Sammi:「很辛苦,但出世那刻就甚麼都無所謂了。」

起初孩子鼻上架着厚鏡片,只安靜坐在車中玩手機。但阿峰會撿屍體、Sammi 會用其時裝設計專業的針線幫牠們還原皮毛,有時他們要橫跨幾條行車線到處撿腸撿肉撿骨頭,要快,不然阻礙車流,也危險。看得多了,孩子便主動下車遞過工具,也幫忙撿動物屍體。

阿峰和 Sammi 這對大剌剌的夫妻,眼見孩子從未害怕那些冰冷死寂的皮肉,本來不覺得是甚麼大事,只覺孩子一向乖巧。直到一次孩子開口說自己害怕,他們才驚覺孩子是個小勇士。

那時狗義工抱着屍體崩潰大哭,孩子蹲到狗義工身旁輕聲安慰。乖巧的孩子是特別的存在,狗義工彷彿要在他面前堅強起來,就從一片濃濃的悲慟中醒過來,也被又細又温柔的童語輕撫內心。

貌似鎮定獨立的孩子,上車後卻說:「媽媽,其實我剛才好怕好怕。」

Sammi 心痛震驚之餘連忙詢問原因,孩子就說,因為那隻狗本來還在抽搐、還在吐血。而他以前處理過、看過的屍體,都是一動不動的。

「那你怎麼還走過去安慰姐姐呢?」

「我好怕好怕,但我覺得我要幫那隻狗和姐姐。」

他們為到處奔波累得身體不受控,也為善終或手術的金錢苦惱,但孩子令他們看到成立組織的原意和希望 —— 當社會上有太多東西不到我們決定,應多關心這些小生命,也感染下一代,讓他們知道尊重生命是一切的基本。

Storyteller:阿峰 & Sammi @ 浪浪送行者

Text:Sisco Tsz 阿芷

Illustrator:Stella Lam

浪浪送行者是由阿峰召集一群熱愛毛孩、有同一理念的義工而組成,本著以平等對待每個生命的初心守護街頭或馬路上意外往生的浪浪,幫助牠們有尊嚴地走最後一程。他們希望向大眾宣揚其理念,感染大眾也行同樣的善。組織全屬自資運作,由眾義工自願幫助往生動物,不接受任何捐款,只接受物資捐贈;目前欠缺港島區的送行者。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阿峰 & Sammi @ 浪浪送行者

你看到一條生命倒下且孤零,很難就此離開。

OccupationVolunteerBased inHong KongInterviewed in2021Share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