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Fight Club

「鬥陣俱樂部第一條規矩是:你不能談及鬥陣俱樂部。第二條規則是:你還是不能談及鬥陣俱樂部。」

他經常對我說,如果真實世界真的有 Fight club,他會很想加入。我通常都會回答,說不定真的有,只是你不知道而已。畢竟俱樂部的成員,理應是不會向別人談及這個俱樂部本身。

「總會走漏一點風聲吧。」他說。

原來,《Fight Club》(鬥陣俱樂部/搏擊會)已經是 1999 年的電影,但戲內表達的訊息,又是多麼適合現在這個時代。現在人人都在講斷捨離,甚麼「人生整理魔法」,甚麼「我決定的簡單生活」,Fight Club 在二十年前,已在談一模一樣的事,只不過是來得激烈一點。

這部電影說,「拋棄一切,才有自由」;這部電影也說,社會讓我們做自己憎恨的工作,好讓我們有錢去買那些其實並不需要的東西,例如時裝、家品或住所 ⋯⋯ 《Fight Club》要告訴我們的是,其實人真正需要的東西,不是那麼多,反而把握現實和當下才是最重要的。

因為太喜歡《Fight Club》了,我和他之後看遍了導演 David Fincher 的所有電影。《Zodiac》(殺謎藏/索命黃道帶)和《The Game》(致命遊戲/心理遊戲)是我們最喜歡的,但愈後期的電影就愈不喜歡。

我覺得,可能是 David Fincher 的電影對我來說已經過了賞味期限,因此新作已經覺得不對味。結果一有時間,我們還是會重温導演最舊那幾部電影,其中最常看的,當然就是《Fight Club》。

一次,看完《Fight Club》之後,他對我說了一個奇想:

「現在甚麼事情都有配對程式:喚車有 Uber,吃飯有 deliveroo,約炮也有 Tinder,為甚麼就是沒有一個約人打架的程式呢?程式會自動安排距離相近、實力和體格相當的用戶,大家約出來打一場,事後瀟灑地轉身離開。感覺很不錯吧?」

我想,若真的有這麼一個程式,他一定會是恆常用家。

在那次之後,他有一段時間沒有再提過要加入 Fight Club,我們也反常地沒有再重看這部電影,而我也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再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察覺他經常夜歸,每次,身上都會多出一些瘀傷。有一次,他連眼睛周圍都腫了起來,彷彿曾經和人激烈搏鬥一樣。

「這些傷是甚麼一回事?」我問。

「傷?沒甚麼,只是跌倒而已。」他說。一看就知道他在說謊。

「你和人打架嗎?」我問。

心中沒說的是:難道你真的找到了 Fight Club?

「甚麼?別說傻話了。」他泰然自若地,同時帶點自滿地說。「世上根本沒有甚麼 Fight Club。」

Movie: #FightClub

Storyteller:鍾宇晴 Priscilla Chung

Illustrator:Patpatkate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