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她的影子

她說在我身上看見自己的影子,那個當初還稚嫩的自己,那個努力想放下他的自己。我猜她是不想自己成為他,所以才會允許我糾纏她這麼久,直至認清我們從來都無法自已,有些事情,不是我們努力就可以。

Read more

放蕩

在某一次性交結束後和一個女生躺在床上,她無聊地摸著我的頭髮把玩著,像從前女朋友會做的一樣。 然後我赫然發覺,我要的不是一場盡興的性交,而是要從她們身上去記起所有開始模糊的有關於她的微小細節。

Read more

婚宴

踏入一起的第八個年頭,沒有經過甚麼七年之癢,他們決定為彼此許下一生一世的承諾。

Read more

抹茶

他總是想,有些事人生中到了某個時候就會明白;縱然最後也不明白,但大抵也會找到一個能跟自己交換經歷的人。

Read more

一場注定失敗的愛情

「我們要怎樣走下去?」我致電給他。 「你讓我考慮一下。」其實我知道,他只是狠不下心做決定。 「我們⋯⋯分開吧。」最後,這句說話出自我口。 我們的故事太長,橫跨了五個春秋。

Read more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我知道妳很累。你已經做得很好了。」這句說話經常在心頭浮現,要說出口卻很不容易。媽媽就像一位巨人,永不知疲倦地肩負照顧家庭的責任,又不斷勞累地付出自己所有,她總是想將最好的留給家人。

Read more

知道嗎?你是最高大的長頸鹿

每次乘搭地鐵,小男孩最期待的,就是跟站內的「長頸鹿」一較高下。 「小朋友,三歲啦!量度一下是不是高了?你灳可以擁有自己的車票!」藍綠色的馬賽克牆壁上,標貼著一張可量度身高的大貼紙。 大貼紙畫有一隻高高的長頸鹿,黃色的毛髮上有褐色的斑紋。小男孩很喜歡牠,因為牠的顏色很漂亮,更重要的是,牠的笑容有點像爸爸。 「爸爸,長頸鹿在說甚麼呢?」這天,小男孩又指著大貼紙問。 「小彥彥,我是長頸鹿哥哥,你過來量度一下,比我高的話就要買自己的車票了!」爸爸捏著鼻子,聲音一下子變得怪怪的,小男孩一邊聽,一邊咔咔的笑著。 「快點!快點!」小男孩拉著爸爸的大手,把爸爸拖到大貼紙前,然後一個轉身,緊緊的把自己的背脊貼在馬賽克牆壁上。 「怎樣呢?」小男孩屏住呼吸,畢直的站著,兩邊的肩膀也不自覺地往上提。 「嗯……」爸爸把手掌貼在小男孩的頭頂量度。 「怎樣呢?」小男孩緊張地別過頭看看爸爸,又看看身後的貼紙。 「今次比上次高了少許呢!」 「你不要動,我要看!」小男孩轉過身。「上次是哪個位置?」 「上次不就是這裡嗎。」其實爸爸也忘記了,隨意的把另一隻手放在低一點的位置上。 「我要快點比長頸鹿高,我要買車票。」小男孩一臉認真,擁有屬於自己的車票彷彿成了一項神聖的任務。 對於很多小朋友來說,長高這回事是必經的自然階段。然而,這回事卻注定跟小男孩無緣。 量度身高的遊戲玩了不知多少回了,最終,小男孩也擁有了自己的八達通,卻跟高度無關。 曾經,他是學前預備班中的高個子。 可是,同學漸漸的長得比他高了。 他就像一棵停止長高的小樹苗,一直也高不過「長頸鹿」。 甚至,他成了班中最矮小的那個,還特別的矮小。 「我不可以像爸爸一樣高嗎?」 「不可以……」爸爸的心痛得抽搐了一下,鼻子一陣酸,已經說不下去。 「為什麼、為什麼……」小男孩問著問著,連自己也急了,哭得氣也在喘。 哭累了,他就伏在爸爸的身上睡,不時抖動一下,睡得不太穩。 那一天,小男孩知道自己跟其他小朋友是不同的。 因為,醫生說他得了侏儒症。他聽後望著爸爸,而爸爸也點點頭。 爸爸摟著小男孩,就像摟著全世界,他把鼻子埋在兒子的髮絲裡,輕聲說︰「你知道嗎?在爸爸心中,你是世界上最高、最大的長頸鹿,不要害怕,我會一直陪著你走。」 Storyteller:意韵 Illustrator:Jennie Yu

Read more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