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她的影子

「妳能做到嗎?只在意會在意妳的人。」這是我想問她的問題,但我沒有問出口。因為答案我一直都知道。在當初她狠狠地把我推開時,我便深深明白,我的在意,於她來說,意義不大。或者說,她曾經想這樣做過,只在意會在意她的人,但試驗的結果,明顯是不行的,所以就像她所說,我的在意換來了傷害,她說這很殘忍,但我們從來都無法自已。

對啊,我們從來都無法自已,所以傷心難過之後,我沒有怨恨過她,甚至連討厭的情緒也沒有生出。比起自己,我更擔心的是她。那個她在意卻不在意她的人,她還念掛著嗎?我想她還是放不下吧,不然,她不會對我說抱歉。就是因為她深切體會過類近的傷害和殘忍,她才能對我施予同情,說出那一番話來。

當初,我問過她,當你悲傷時會怎樣做,她說她會沉溺,然後寫下。我說我會避免深入去思考,想藉此止住悲傷,但反而會在日後不斷重覆犯錯,我說我或許應該真的要如她般找個時間沉溺,思考一下。但她說她會沉溺,是因為她喜歡沉溺,憂鬱令她快樂,這毋須找時間,是出於本能的需要,而我,如果避開能令我快樂,這也未嘗不可。我再問她,憂鬱而令人快樂,是因為你想藉自虐而來懲罰嗎?她很肯定地答我,這不是懲罰,是重量,引力,層次,質感。

多麼奇怪的她啊,我在想。我明明知道我距離她很遠很遠,為何我還敢去追逐?或許,她是帶著一絲憐憫在顧看著我吧,想丟下,卻又有點不忍。她說在我身上看見自己的影子,那個當初還稚嫩的自己,那個努力想放下他的自己。我猜她是不想自己成為他,所以才會允許我糾纏她這麼久,直至認清我們從來都無法自已,有些事情,不是我們努力就可以。

兩年過去了,我已放下了她,甚至把她化作一個個影子,深埋在我寫下的故事裏面。而她,似乎還沒有忘記他。或許,我的絲許不捨,便是源自於此。她可能還在難過,這念頭有時會浮現在我腦海裏,這種擔心並不是表示我有多深情或偉大,只是在刪減了愛意後,她在我人生中還是佔著重要的地位,是現在的我的起點,缺少她,我不會是現在這樣的我。

「你不像他,我也不像你。」我最後這樣對她說,在一切像是糾纏時,我似乎最好還是把那一絲的不捨切割。嗯,我還是這樣的自以為是地與她割離了,一如以往在自說自話的我。我看似因為她改變了很多,卻又好像什麼也沒變,仍是那個她不喜歡的我。

不過,我想我是明白了什麼是愛,以及愛自己,但她呢?她有明白到嗎?其實,我永遠不會知她是否真的明白,甚至我自己的這種明白是否真確,我也不敢斷定,我能確認和寫下的只是這剎那的感受。

Storyteller:閃空

Illustration:Rung Sheng Illustration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