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吃小孩的大貓

巴士甫一響鞍,噔噔噔噔--

一對小兄弟嚷着誰會先進入大貓的嘴巴,緊緊挨着又推搡着彼此就從木樓梯急匆匆地下來。這是早上的準備賽,他們各自拿起沙發上的小背包想往門外衝,要比對方更快衝上在家門口停靠的托兒所巴士。

「你們忘記甚麼了?」坐在沙發上喝咖啡的母親出聲了。

哥哥最先反應過來,邁着比弟弟長的小長腿,回頭去親媽媽的臉,「再見媽媽!」被親了一臉口水的母親微笑看向小兒子,只見還白白嫩嫩、圓滾滾的小兒子一臉不情願,走回來踮起腳也親她一口。

「媽媽你害我錯過 timing了。」

母親每天都在驚嘆小兒子軟軟外表下的老成,愛學大人說話,仍緊捏他的軟肋,「你知道還回來親媽媽,很乖啊。如果一會比哥哥先進入大貓的嘴巴,晚上回來媽媽給你獎品。」兩隻小圓眼馬上亮起精光,「啫喱?要芒果味喔。」母親笑着說好,小兒子就像打了強心針一樣,有了勇氣上巴士面對哥哥的炫耀。

「阿姨好。」向司機阿姨問好,轉過頭就看見哥哥的得意臉,「慢呑呑,整車人都在等你呢。」

引擎發動,巴士在德國 Wolfartsweier 的社區之間駛着。路的盡頭,臥着一隻銀白色的大貓。牠的眼睛大而無神,只映着周遭的天空樹影,嘴巴始終張開來,要把路上的東西捲入牠的肚中。但是,像被施了魔咒一般,車內的孩子越接近那隻銀白色的大貓,就越躁動興奮,甚至像那對小兄弟一樣渴望被大貓呑噬 ⋯⋯ 這是怎麼一回事?

巴士即將停下,緊湊的鼓聲緩緩響起。哥哥把半個屁股都挪出座位,旁邊的弟弟想着芒果啫喱,不甘示弱地把小手臂搭在把手上,企圖為哥哥添加一點阻撓。

呲呲--剎車聲響起,比賽正式開始。

只見哥哥順着弟弟的手輕輕被推得向後,半抬的屁股重新落在座位上。看着弟弟下了車開始跑,才繼續起身跑往大貓的嘴巴。而弟弟一心向前跑,眼裏只看到那黑洞般的嘴巴,根本沒有留意到哥哥像他早上的準備賽一樣遲了起步。他只知道,自己跑得很快、很快,旁邊沒有任何人越過他,直到跑到了大貓的嘴巴中。

大貓叫 Die Katze,建於 2011 年,是由藝術家 Tomi Ungerer 和建築師 Ayla-Suzan Yndel 合作設計的一間日間托兒所。

這間托兒所位於德國 Wolfartsweier,招收一至三歲或三至六歲的小孩,其建築的形象模仿一隻蹲伏的貓--「貓嘴」是大門,「尾巴」是一條滑梯,「頭頂」還有草坪和遊樂場示意為貓的皮毛,而「肚子」內部就是各個寬敞明亮的教室、更衣室、食堂等等。

那個年紀的小孩,遇上設計可愛幽默又設施齊全的托兒所,難怪會爭着進去「貓嘴」。而疫情期間父母要在家工作,Die Katze 這隻大貓大抵是救世福音。

Architecture:Die Katze by Tomi Ungerer & Ayla-Suzan Yndel

Text: Sisco Tsz 阿芷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