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道歉的距離

陳欣怡有兩個身分:陳誠的小女兒、陳欣怡。

由出生起,她先是陳誠的小女兒。在襁褓和不同臂彎中浮沉搖擺,聽着安眠曲,看他的身影高大厚實。明明是被父母主宰的降世,陳欣怡還懵懂時被母親灌輸他的 CV,似是有權利挑選一般。她倒背如流:家中排行第六,最小的少爺,被上面的母親和五個哥哥寵上天;卻最聰明,可以讀到中五,會考高分,得到鐵飯碗一般的工作。初來甫到的人事主管未見過世面,便覺得陳誠是最棒的父親。

不用到後來,陳誠的小女兒很早就知道,父親沒有她想像中的優秀。

爸爸並不了解她的喜好。小女兒在粉嫩的房間中看書的時候,父親可能在客廳大聲地賭馬。她知道這樣不好,但不禁想像他們一起去看展覽。小女兒想,若非血源關係,她的世界裏不會有父親這樣的人。我們絕對做不了朋友。

心裏還有一本《負面語錄》,集結他說過的一切難聽說話。書的內頁點題:每天每分每刻的轟炸。每一句,小女兒都可以仔細回想起各種應用的場景和當時的想法。

即使這樣,小女兒嘗試過讓父親了解。中五那年的作文比賽,政府把得獎的作品集結印刷成一本小書。小女兒從老師手上接過那本廉價造料又其貌不揚的書,知道裏面有自己的創作,便心跳加速,決定了下半世的路程去向。這可是發着青春光芒的大事。然而,父親在這樣的大事面前比較喜歡看超級無敵獎門人。

作為小女兒,她愛父親。但作為獨立個體、一個人,陳欣怡並不認識他,他也從未認識陳欣怡。她不討厭他,但很討厭自己偶爾像他,很討厭自己要很努力很努力,才可以擺脫他的影子。

// I’m sorry, set me free 
Cause this ain’t who I wanna be //

陳欣怡其實十分活潑温柔。除了如動物兇猛般敏感的青春期,她越長大,越回到幼稚園那個愛撒嬌、愛傾訴聆聽的貼心小棉襖狀態,其程度以遠離父親的距離同步推進。最後得益的不再是父親,而是男友及朋友們 —— 母親傷心地抱怨「你一點也不懂得與人溝通」的同時,朋友們會向陳欣怡請教如何在一段關係中,成功應用非暴力溝通的心訣。

第一次帶男友回家時,小女兒已經在二十多年的磨擦中消耗掉,散落在舊居的角落。對於自己同時面對着父親和男友,陳欣怡覺得體內好似有另一個自己在掙扎叫囂着要甦醒。她不想讓愛人看見自己冷漠醜陋的一面,同時卻無法控制。只要見到陳誠,屬於陳欣怡的修養和情商瞬間蒸發,輕易地變回他的小女兒。甚至覺得散落的自己,從角角落落裏如鐵末與磁石一般,瞬間湧上來貼住自己,幾乎封緊口鼻。

或許他們之間,道歉是尷尬又生氣的沉默,和解是不斷的疏遠和放下。

他們注定越行越遠。

陳欣怡搬離原生家庭,不受語言暴力操控,才做到真正的自己。不看《背影》,而是傷心地說再見,然後頭也不回大步走。

偶爾回想起,牽上大手的温度,撫摸手指關節清晰的皺摺。

Storyteller: One Promise
Illustrator:Yip Wong 葉汪
Text:Sisco Tsz
Sponsored by Universal Music HK

「明明對愛人說一百次「我愛你」也不覺肉麻,但對著父母就連一句「謝謝你」也十分吝嗇。對著家人,我們偏偏最沒有耐性。」

ONE PROMISE新歌< I’m Sorry >講述子女對父母表達情感的生疏及反省,歌曲靈感來自ONE PROMISE低音結他手Sora與家人的故事,原來他曾有一段時間跟家人的關係很差,因此希望藉這首歌,以音樂表達最難說口的「 I’m Sorry」。

這次環球唱片再次邀請 ZtoryTeller 以歌曲為靈感說故事,以女兒陳欣怡和父親陳誠的故事,帶出 < I’m Sorry >的故事。有時候我們覺得父母難以溝通,明明心裡是愛著對方,卻惡言相向,彼此心中留下傷痕又覺後悔,其實從來都不想傷害對方。看着年華漸老的父母,在更遲之前先聽聽新曲,別讓自己後悔得太遲。

🎵 Listen now 👉ONE PROMISE – 《I’m Sorry》https://umhk.lnk.to/ImSorryES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