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讚美記錄冊 

肥妹是在花藝班開始,每天隨身帶著一本細小的畫冊,密密麻麻地記下別人對她的讚美。她喜歡畫簿的紙質堅挺,而且有硬皮封面,這樣,她可以把每一句讚美都好好保存。她連服裝店店員游說她多買一件衣服時,說的那句「你穿甚麼都好看」也記錄下來。有時,她一個月也記錄不到一句。

她很喜歡別人稱讚她,每次聽見,她都心花盛放,快樂地說著謝謝。中學時,很多同學說她肥,可是她只記下了別人偶然稱讚她的:「你很美。」到了大學,沒有人說她肥,人人都說:「你很會打扮,你很好看。」肥妹認為,只要你相信你真的很好,好事就會發生。

肥妹升上中學,她的小學就因為收生不足而停辦。屋邨裡有兩所小學,另一所是全區頂尖的英文小學,於是,街坊憑著校服來區分小朋友的人品。中學也是一樣,她的學校旁邊是一所傳統名校。第一日放學,肥妹穿著中學校服到便利店買盒裝檸檬茶,找續時說了聲謝謝,店員立時面露浮誇的震驚表情:「我有沒有聽錯?爛仔學校的學生竟然跟我說謝謝!」

肥妹分別問過小學和中學的老師,既然他們說某間學校的學生特色是「能文能武」、「乖巧安靜」、「享樂至上」等等,那麼,他們學校的學生有甚麼特色?「全部人都很自卑。」肥妹想起她在學校很少聽見讚美,包括讚她和讚她的同學。年年開學,總有老師說:「你們是我教過最差的一班,成績差,秩序差。」

每一天都在批評裡渡過,肥妹的中學同學,很快變成了三類人,一類是聽見批評沒有反應,一類是不屑地抬頭反問:「那又怎樣?」一類是低頭道歉:「是我不好,令你難做。」肥妹曾在走廊聽見一個老師勸一個學生退學,「你不要拖低我們學校公開試的合格率。」

肥妹卻是第四類人,她覺得自己的學校不是爛仔學校,同學很善良,但就算是讀「爛仔學校」也好,她也是一個好學生,總是準時交功課,而且不會馬虎了事,她從來沒有裝病不上學,也從不遲到,還會打電話提醒粗心大意的同學做功課。所以老師說她科科六七十分不夠好,她卻覺得自己很好。

雖然肥妹很受同學歡迎,但同學還是不時批評她的身型,「所有女同學都是追求90磅,你現在110磅不好看。」肥妹卻覺得自己很會打扮,現在就很好看。100磅的小葉同學在校內屬於中碼,常常都說肥妹要知醜、要減肥,不然沒有人喜歡,肥妹說:「如果你覺得肥不好看,你自己可以減肥。」

肥妹也跟小葉說,「你很好的,不要傷害自己,也不要給人傷害。」「我哪有?」「那就不要嫌棄自己。」

不過,小學時,當同學一聲一聲叫肥妹做「大肚腩的大肥婆」,肥妹雖然陪笑,回家卻不肯吃飯,如果父母強行要她吃飯,她就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下學期,肥妹參加了課後的花藝班,第一堂,花老師教他們用乾花製作書簽,同學都很努力完成作品,花老師說:「你們的作品都很漂亮!」

同學聽見讚美,臉上沒有任何喜悅,反而有點不安,不知如何應對這個言辭誇張的老師。花老師問:「你們覺得其他同學的作品漂亮嗎?」同學繼續沉默,花老師點名要他們回應,他們說:「不知道」、「勉勉強強」、「可以更好」……「平日老師都這樣說我們。」

花老師要他們做一份功課:回家拿一本簿,記錄別人對他們的讚美,就算一句「你很好」也要記下來,下星期交。頭一句要記下花老師說的:「你們是很有美術天份和很聰明的學生。」

肥妹有做這份功課,可是下星期,學校因為沙士忽然停課,復課後沒有興趣班,翌年殺校,花老師不見了。肥妹卻繼續做著這份功課,直至中學、大學、投身社會……當她飽受批評,情緒極壞,她就會找一個安靜的角落,慢慢翻看這些讚美,直至心情平伏了一點,便到咖啡店買一件好吃的蛋糕。

那年的花藝班,同學又叫她做大肥婆,肥妹笑著笑著便低下頭,花老師看見了,過來握著肥妹的手,說:「你很好的,不要傷害自己,也不要給人傷害。」

肥妹很努力地吃下半塊蛋糕,鬆一口氣。生命一片灰暗時,她有努力愛惜自己,而且懂得稱讚這個堅強的自己。

Storyteller:趙曉彤
Illustrator: 師屏

閲讀前傳故事:【好好吃飯】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