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沒有恐懼的輪候大堂

我們以為,人生充滿等待,等待停在二十五樓已經十二分鐘的升降機、等待還有四十八張A號票才有位的飯桌、等待那一個人、等待那一刻、等待死亡。殊不知道死亡以後,我們還要等。

在死亡入境大堂,累積了一大群剛剛死去的人,包括Y。這裡如機場的佑大候機長廊,長廊的兩邊是落地玻璃,玻璃外是烈日當空下一望無際的荒漠,玻璃內的溫度卻是宜人的攝氏24度,而玻璃前是一張極長的桌子,桌上放滿了各種水果。「為什麼是水果,而不是其他食物呢?」Y問一位老鬼。老鬼說:「因為水果的飲食文化差異比較小」。

為什麼Y在這裡?因為他死了,所有死了的人都要先來這個輪候區報到,「然後,等待審批報告,再按指示安排到不同類別的地獄。」另一個老鬼告訴Y。

「你等了很久嗎?」Y問。

「不知道。這裡沒有時間觀念。」老鬼答道。「我們感覺到『正在等待』,但不知道待了多久。」

「為什麼是不同類別的地獄?那麼,天堂呢?我們有機會上天堂吧!」Y又問。

「你知道拉斐爾嗎?」

「是甜品嗎?」

「是一位畫家。他畫的天使都是小孩。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比較可愛?」Y說。

「除了夭折的小孩,誰可以一生無罪的進天堂呢?別妄想了。」老鬼說。

百無聊賴的Y沿著長廊走去,研究每一個地獄入口。每一個入口前都有一座石碑,上面刻了密密麻麻的字。Y以為這些字是說明地獄的內容,後來才知道這些文字都是同一個字,即以七千多種語言寫的同一個地獄名字。Y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熟悉的語言:暴食獄、淫慾獄、嫉恨獄……

在每一個地獄入口,都有一條全透明玻璃管道接駁著輪候大堂與地獄,而在這管道的盡頭可以窺見到初入地獄的境況,例如暴食獄的入口是一道七彩滑梯,滑入一個無底的嘔吐物大池,又例如嫉恨獄的入口是一條會在人身上刺出無限小孔的針刺步道。

在輪候大堂,設計者移除了人性的恐懼。大家看著地獄的情景,只看見有些什麼在「發生」,在等候的亡者眼裡,這些「發生」甚至稱不上奇觀。Y繼續沿著長廊走著,尋找他想見到的地獄——一個懲罰虐畜者的地獄。

Y的死亡是突然的,死於突發性心臟病。生前,他在一個保護流浪動物的團體工作,上班時負責推廣動物權益,下班後與志同道合於社區巡邏,並且追尋虐待流浪貓狗的壞人。Y的一生曾經追蹤過百名虐畜者,有的繩之於法,有的卻逃過了法律制裁。對於後者,Y會以街招的方式懲罰虐畜者,要街坊都認到那些作惡的人。在這人山人海的輪候大堂,Y竟然遇見了一名虐畜者,Y一眼就認到他了。

Y目睹那虐畜者走入一個地獄入口。Y肯定,那就是虐畜者的地獄。Y走近地獄入口並往裡面望去,看見虐畜者被置於一個碟子上。此時,虐畜者的恐懼感明顯恢復了,他臉容扭曲卻動彈不得。那些放滿了罪人的碟子一個接一個排好,像迴轉壽司一般送到輸送帶上。輸送帶以緩慢的速度前進,罪人看見在不遠處的巨型招財貓。招財貓在輸送帶的兩旁,一臉可愛,牠們在輸送帶上選取合眼緣的罪人,一口一個。Y看在眼裡,心裡叫爽,一個不留神,便看不見那虐畜者的蹤影了。

好戲落幕。Y正要走離那地獄入口時,卻感受到自己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走進了那懲罰虐畜者的地獄。Y往心裡面大叫,澄清自己不是虐畜者。此時,卻有一把溫柔的聲音回應Y說:「不要害怕。這不是特別設計給虐畜者的地獄,而是懲罰那些曾經欺負比自己弱小的活物的人,不論那被欺負的是畜,還是人」。

Storyteller:米哈

Illustrator:YiJie Chen 陳依婕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