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低頭先生

人人都以為低頭先生機不離手,瘋狂迷戀手機遊戲。

依照自詡活得很有深度的低頭先生的邏輯,以上只是表面正確。

「成為低頭族只是國家任務,當大家都誤以為你沉迷遊戲,那就可以避免在職場上、社交場合上的非緊急、非必要應對。」

低頭先生是一名教師,至於大學、中學、小學,還是幼稚園的卡哇伊捏sensei,在此沒必要深究。大家只需要知道一件事,就是在疫情下,低頭先生的校長堅持老師必須全天候上班。

問題就出在這裡。

「妳以為我對校長不滿?不!」低頭先生的「不」字後面加了一個鏗鏘有力的感歎號,「我對校長忠心耿耿,赤誠之心日月可鑑。」

是的,每當我希望聽到低頭先生的抱怨時,這家伙絕對會回你一番狗腿宣言,有夠虛偽。

話說回來,有人的地方就有小圈子,低頭先生說教員室裡的小圈子特別多。仍能以小鮮肉自居的低頭先生,很自然地被拉攏到年輕教師的小圈子一起吃飯。

職場無真心,這是低頭先生從職場生活中悟出來的真理,至少對他而言真心永遠不會有好結果,遲早吃狗屎。

由於學生只上半天課,下午的時間變得異常緩慢。小圈子不自覺地,一天又一天,把午飯的時間無限延長。

低頭先生每次都是秋風掃落葉式地吃完午飯,然後戴上口罩,更用力盯著手機螢幕裡的戰局,雙手不再停下來。

「你不覺得這樣更奇怪嗎﹖為什麼不乾脆回到教員室﹖」

低頭先生很認真地注視著手機,是的,他的雙眼不曾從手機螢幕上離開。

「這位少婦妳實在是太年輕了,合群妳懂嗎﹖我只要負責出席,堅持到最後就可以了,妳不合群的話會讓大家覺得很沒安全感的妳懂嗎﹖」

每次聽低頭先生說教,我總是,總是必須很用力,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手不要一個巴掌呼過去,暴力用在這種人身上僅是一種浪費而已。

「那你現在也是在表演合群嗎﹖」我瞪著餐桌前的低頭先生。

「什麼意思﹖」低頭先生頭也不抬,繼續對他的手機表達至死不渝的專情。

「這世上最遠的距離,莫過於我的老公就坐在我面前,但他只顧著低頭泡手機。」

如果你以為聽完我這番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輔以濃濃文藝氣息的情感謳歌之後,低頭先生能良心發現的話,那你就太不了解這個男人了。

這個男人,從我們認識的第一天開始,就已經低著頭,專情於他的手機。朋友告訴我,他身家清白、無不良嗜好,感情史也很潔白。

事實只是證明,朋友果然是用來出賣的。

反正,跳過所有情節,我就直接說結論吧,結論是最後我有眼無珠嫁給了低頭先生。直到現在,其實我仍舊搞不清楚為什麼我會嫁給這個人。

因為這個男人,我失去了聲音。

啊,不要誤會,我只是,只是在認識他之後,開始學會了用簡訊談情說愛。

很多人以為我跟低頭先生是一對啞巴夫婦,大家繼續誤會沒關係,我們會一直保持沉默,用心打字。

Storyteller:嚴詩瓏

Illustrator:Jason Chuang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