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城皇街

Luis,是一隻住在城皇街的柴犬。

每天的下午茶時段,主人會帶牠出門散步。

「咣!」門打開,Luis率先蕩了出去,站在細葉榕樹的綠蔭下等待主人關門,需時三秒。

「咣鐺!」門關上,牠踏上樓梯,不用回頭也知道主人一定就在自己身後。

頭向前傾,鼻尖幾乎黏貼地面,牠在咖啡店門口尋找同伴遺下的氣味,一直嗅,一直嗅,不自覺蹭向坐在咖啡店門口那對外國男女腳邊。

聊天的外國男人慢悠悠地說著話,然後伸出右手摸了摸牠毛茸茸的後頸。牠閉上眼,微微仰起頭,對於這個陌生人的碰觸,不太討厭,何況午後的陽光實在是太舒服了。

「Luis!」主人喚了牠一聲,睜開眼,只見主人已經走向路口那個冰箱,打開冰箱,從裡面取出了一本書。

那是什麼書牠不知道,作為一隻狗,文盲是情有可原的。

牠晃悠悠地跟了過去,仰望冰箱,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冰箱裡不放好吃的食物。

書又不能當飯吃,是吧﹖

Luis轉過頭,望向旁邊長木椅上坐著看書的老伯,尋求共識。可惜老伯沒有理牠,看來是沒辦法跟這個老人組成抗書聯盟了。

頭髮甩甩,牠決定拐個彎獨自散步去。

慢悠悠踏出步伐,來到燈柱下,抬頭看了一眼爬滿字的告示牌,聽說是專門用來告誡大家不要隨處大小便的。牠抬起腿,漫不經心地撒了一泡尿,現在這是牠的地盤了。

不管啦,牠是文盲牠怕誰﹖趁大家不注意,趕緊逃離案發現場,回到主人身邊。

主人終於把書放回冰箱,帶牠走向咖啡店斜上角的高木梯。站在高高的木梯上,牠仰起臉跟蒙著口罩的主人親吻了一下。然後主人從環保袋裡取出保温壺,倒水給牠喝。其實比起水,牠更有興趣啃旁邊的樹葉。

趴在主人腿邊舔水,這個視角不錯,可以居高臨下地看那對咖啡男女。牠瞥了眼剛才摸牠後頸的男人的背影,以及他對面的女人,此刻,女人的左腿與右腿交疊,翹起的腳尖懸著香蕉色高跟鞋,臉上維持著專注的神情。

牠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人類能夠一直聊個不停。

忽然聞到同伴的氣味,Luis轉過頭,看見漂亮的牠正從樓梯上走下來。

「汪汪汪!」啊,好想談戀愛。

「牠好可愛,我可以拍張照嗎﹖」對方的主人停下,開口詢問。

飛雲,機會來了。

這個時候必須耍帥。Luis露出淡淡的憂鬱神情,舉目望向樓梯頂端,頂端的街道欄杆,兩個西裝男靠在那裡聊了幾句,很快便向左走向右走了。一輛小巴經過,又駛過了一輛粉紅色雙層巴士。

聽到道別的聲音,牠回過頭,只能目送對方的背影揚長而去。

果然,塵世間的愛情,都是備受考驗的。

百無聊賴地躺下,搔搔下巴。一對父子走了下來,爸爸的口罩懸在下巴,露出一張有趣的臉,跟戇豆先生很像。

牠用下巴挪開水兜,示意不喝了。主人把喝不完的水倒回保温壺裡,然後立直身體。這時,牠也從木梯上站了起來,尾隨著主人走下樓梯。

經過寶藍色通花鐵閘,二樓漆綠的玻璃窗裡,室內的擺設一覽無遺,天花板上的電風扇仍緩慢旋轉著。斜生的樹枝上忽然飛來一隻紅頰鵯,左下角的街牌在陽光下閃爍著。

盯著街牌,牠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下一站,永利街,要去參加儒林臺的狗狗派對。

Storyteller:大館

Illustrator:Yip Wong 葉汪

Text:嚴詩瓏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