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密室逃脫

有一天,我被拋擲進了一個密室裡去了。密室裡黑漆漆的,只有我一人。我沒有帶水,沒有帶食物,也沒有任何的行裝,甚至沒有衣服。

「這不是一趟旅行,也不是禁錮。當然,你有權利可以逃離這個房間。這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房間。」有一把聲音從天花板響起來告訴我說。然後,在我的前方,有一個時鐘亮了光,它的時針與分針轉了一個圈後停定下來,定在十時十分的位置。

我走近時鐘,發現它放在一張木凳上,旁邊放了一堆磁石,還有一張設計圖。我仔細閱讀這張設計圖,思索著這必然跟這時鐘裝置有關,而我深信只要明白這時鐘的機關,我就可以逃離這個密室。此時,我在設計圖的右下角,看見自己的簽名。

這個簽名跟我護照上的簽名不同,也不是我用來簽信用卡的那一個。我認得它,它是我小時候用的簽名。簽名由 a、b、c 三個字母組成,寫出來像我中文名字的最後一個字。小時候,我認為這是我很了不起的創作。而我也想起了他,他是阿泰。

阿泰是我小學六年級時唯一的朋友。同學們都不喜歡我們倆,於是我們成為了好朋友。當時的我們不知道什麼是物理,卻對物理相關的題目很有興趣,我們問老師很多問題:為什麼我們平時用十進制,而時間單位卻是十二進制呢?一分鐘由六十秒組成,但「一秒」的時間長度是怎樣定下來的呢?如果沒有了時間,世界會變成怎樣呢?諸如此類的問題,不單令同學覺得我倆是怪胎,也令老師討厭我們。

這張設計圖是阿泰與我一起畫的,這是我們心目中的「永動機」的設計圖。我們相信,只要建立起一個循環結構,以磁石 A 推動磁石 B,令磁石 B 推動磁石 C,再由磁石 C 推動磁石 A,並在過程中確保能量不會流失,就可以這樣製造出永續的動力。

我在這個密室,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撥動時鐘的時針和分針來組合不同的「有意義的數字」,如我的生日、阿泰的生日、阿泰的高度、小學的門牌號碼等等。最後,能夠打開第一個密室門的號碼組合,是我們小學畢業禮的日子。那天,我跟阿泰說「我們在不同中學讀書,但一定要常常見面啊!」,從此,我們沒有再見。

第二個密室,像一個卡通片公主的夢,充滿了粉紅色,以及像棉花糖的雲,或說像雲的棉花糖。這些棉花糖雲是由幾棵大樹生出來的,這些樹像吹泡泡機一般,從沒有花沒有葉的樹枝吹出了一朵朵棉花糖雲。

棉花糖雲沒有味道,不像兒時母親買給我的棉花糖的甜。那一種甜是會刮傷舌頭的,但每一次經過遊樂場門外,我都會嚷著要母親買給我一枝棉花糖。棉花糖先生教我拿著一枝竹籤於一部圓形吹風機中心轉動,讓竹籤慢慢生出棉花糖來。那一個棉花糖並不便宜,但總比遊樂場的門票便宜,後來遊樂場倒閉了,我始終沒有進去過一次,卻吃了不少它門外的棉花糖。

我發現,第二密室的棉花糖雲會不斷長大一直膨脹。如果我不去阻止它,它勢必塞滿了整間密室而令我窒息。最後,我竟然想到了用毛線綁紮起棉花糖雲。這些毛線是從母親給我織的毛衣而來的,而當棉花糖雲被毛線紥緊了以後,它們就成為了臘腸一般的物體。

第三間密室是一個分不清上下前後的幻方空間。我站在中心點不敢輕舉妄動,上下左右前後六面的螢幕閃現了不同的風景名勝,博物館、寺廟、草原、高山、水平線、極光 ⋯⋯ 我知道,這些都是我去過的地方,我知道,這間密室要暗示我想起誰。

我與她沒有成為伴侶,但我每一次旅行,每到達一個異地,我都會寄她一張明信片,直至最後一張,寄出的明信片寄回到回郵地址,並標示「查無此人」。在這張明信片上,有一個島國西岸上的燈塔,這燈塔就在密室左方的螢幕上,我往燈塔走去,打開了通往第四個密室的門。

在第四密室,我終於見到牠了,牠是密室的主人。

「為什麼你要帶我來這裡呢?」我問。

「你認到這個密室的配置嗎?」怪物說。

「是乾涸的泳池?」

「不是。」

「是什麼呢?」

「這些鴨子沒有喚起你什麼記憶嗎?」

「這些沒有腳的鴨子?」

「對啊!沒有腳的鴨子。」

「這是我的浴缸!」我激動起來。「你不能夠闖進我的浴缸。」

「你以為在這裡,你就可以有絕對的私隱,絕對的自由嗎?」

「難道我連一個人浸浴也要跟給人監視,也要跟任何人負責嗎?」

「你說呢?」怪物說。

「我知道你是誰!」我說。

「你知道了,那又如何?」

「為什麼我逃離了一個密室又是另一個密室,究竟我要怎樣才能夠逃出去?」

「難道你不知道自己一直往內裡逃,而不是往外面逃嗎?」怪物說。「逃,不一定可以逃出去,有時候,反而逃得更深。」

從此,我,與怪物,在密室裡繼續過日子。

Storyteller:米哈

Illustrator:肥哈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