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你真的認識我嗎?

「你這日本鬼子!」老師不友善的對孩子說。

那孩子在香港出世,但在兩歲那年,因為父親工作的關係,他跟隨家人到日本,在京都足足生活了七年,整個童年都活在日本漫畫堆中。只是,後來因為父親的生意發展不理想,他們又舉家搬到了中國內地,開展了新的生活,他才開始承受不一樣的對待。

除了老師,同學們都不喜歡他。起初他不明白為何大家那麼討厭自己,初到中國的他不懂國語,很容易被認出是外地人,有時候更不小心說了沒人懂的日文。他經常被欺負,甚至試過被掉石頭。父母跟自己的孩子也說起他的身份,讓小朋友們知道他不一樣,也跟著欺負他。

「為何大家要這樣對我呢?」他很疑惑。

後來,他才知道因為歷史的關係,第二次世界大戰遺下了民族之間的仇恨。因為被誤認為日本人,所以才遇上被歧視的情形。但他很清楚即使上一代累積的仇恨要下一代承受看似很無謂,但人們卻無法置身事外,因戰爭的確牽連生死和血脈相連的祖先。雖然不快樂,但了解過歷史後,他很理解大家的怨恨。

「你要介紹自己是香港人。」媽媽教了他一招傍身。

改變了自我介紹的方式後,身邊的小朋友和老師們態度都不一樣了。

「原來,身份可以決定了一個人被對待的態度,而不是建基於認識本身那個人。人與人之間的認識不是先了解對方是一個怎樣的人嗎?」他不明白。不久,他又搬到香港。

來到香港,他感受更深。

因為懂日文的關係,他經常看日文書籍和漫畫,崇拜日本文化的香港同學們看到後都非常雀躍,對他非常友善。似是日本人的身份讓他有著另一個完全截然不同的體會。他變快樂了,但那種快樂卻很空洞。他知道大家對自己的喜愛並不是建基於真正認識他這個人,而是第一刻的印象。

上了中學後,他開始說著流利的廣東話,真正的朋友也變多了。人們不再因為知道他是日本人還是內地人的身份,而對他有不一樣的看法。

人們總因為對方擁有的民族歷史,而互相憎恨,或是增加好感。雖然曾有過不愉快的經歷,但他很慶幸有機會站在不同的身份角度有過切身的體會,假使真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就永遠不會看到事情的另一面。

「戰爭少一點,仇恨可能就少一點了。」他曾這樣想。

那在日本漫畫堆中成長的小孩叫柳廣成,長大後的他真的成為了漫畫家,創作過很多天馬行空的故事。

兩年前參加過法國國際漫畫節後,嶄新的思維讓他大開眼界,從此努力探究漫畫的可能性,以不同角度不同的漫畫形式說故事,後來更和荷蘭遊戲公司Rusty Lake合作,改編密室逃脫遊戲Cube Escape: Paradox出版了嶄新的漫畫作品,深受歡迎。

他不能強求大家忘記歷史,但至少這些遭遇改變了他看待人的方法。他學懂擁抱不同人的生活方式及價值觀,創作如是。在漫畫創作中,他不再局限於傳統手法和一般專業流程。

站在不同角度看過了,才清楚,才明白,只是過程絕不好受。

有多少人願意去看似是不屬於自己的那一面讓自己難受?

即使難受,但他慶幸自己看過。

Storyteller and Illustrator:柳廣成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