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我認識的一尾沒趣魚

「你又來了?」沒趣魚跟我說。

我第一次認識沒趣魚是大學時期的事。那一天,我跟初戀女友到寵物街閒逛,本來想去看貓,不知不覺到了水族店看米蝦、水母、熱帶魚,忽然一條在中價魚缸的金魚,跟我說話:「你的女朋友倒是長得可愛的,可惜⋯⋯」

「可惜什麼呢?」我問。

「可惜,越長得漂亮,越多人追求,自自然然,越容易拋棄你。」

「那有這樣的道理?女朋友長得可愛是開心事。」

「未到結局,哪知道誰開心,誰傷心。」

牠,就是沒趣魚。沒趣魚,是我給牠的稱呼,反正牠也說不出自己的名字,而「沒趣」絕對是牠的角色設定。

後來,我跟沒趣魚說,我跟初戀女友分手了,牠咬牙切齒的說早已提醒了我女友長得漂亮不是好事。哪怕我告訴牠,分手原因是我有了新歡,沒趣魚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是對的,而沒趣魚的口頭禪是「反正,我都是為你好」。

因為「反正,我都是為你好」,所以,當我跟牠分享學飲威士忌的趣事,試嚐不同的麥芽味道的快感時,牠會說我「又飲酒?要變成了酒鬼,這就麻煩了」;當我說正在學打壁球時,牠會說:「你知不知道打壁球很危險,有人因為打壁球要瞎了眼」;當我興高采烈的告訴牠,上司想升我做經理時,沒趣魚會說「做人要量力而為,不要好高騖遠,升得越高,跌得越痛」。

反正,牠都是為我好,反正,什麼樣的樂事,都會被牠說到沒趣。沒趣魚之名,可想而知,而我也慢慢學會:為了生活健康,記得要遠離沒趣魚,它比死魚,更沒趣。

於是,有一陣子,我沒有再去找沒趣魚聊天,直至有一次,八十多歲的外公在家跌倒,就這樣意外過世。突如其來的消息,令我傷心得不知所措,不如怎的又去了找沒趣魚傾訴,豈料沒趣魚不忘本性的跟我說:「人都是這樣,老了就會死,傷心太無謂。」

「你以為自己是哲學大師嗎?」我罵牠說。

「我只是講事實,人老而不死,更糟糕。」沒趣魚說。

「你不是沒趣,你是沒感情,你是冷血。」我說。

「對,魚是冷血的。」沒趣魚說。「我從生命醒來的一刻就沒有見過父母,每朝醒來都在這斗室游來游去,旁邊是一班我聽不懂牠們說什麼,牠們又聽不懂我說什麼的生物,然後,居然,牠們都比我早一步給客人選上。」

「老闆一輪又一輪往這魚缸倒入新魚,」沒趣魚繼續說:「連老闆也沒有留意到我這條從開店一直留到現在的第一代魚。你說,我要對這個世界有感情?請問,我的世界在哪裡?」

我無言以對,就此轉身離開了水族店。回家後,我反覆想著沒趣魚的話,想了又想,決定回去買下了這一尾煩人的沒趣魚。

翌日,我來到了寵物街,看到水族店大閘外的一則告示:關門大吉,後會有期。

Storyteller:米哈

Illustrator:Yobi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