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四眼龜對四眼仔

//沒戴眼鏡,攬鏡自照,臉孔有點模糊,顯得特別溫柔。對於自己這張臉,我素來最討厭的就是眼鏡,但眼鏡也有旁人不知道的好處。我喜歡摘下眼鏡看遠處。視野整體朦朧,如夢似幻,像透過窺孔看畫面,特別美妙。看不見任何汙穢。只看得見較大的物體,只有鮮明強烈的色彩與光線映入眼簾。我也喜歡摘下眼鏡看人。對方的臉孔全都顯得溫柔、漂亮、充滿笑容。//

他正在閱讀太宰治的《女生徒》。

《女生徒》是太宰於1939年出版的重要作品,得過文學獎,也受川端康成等其他文學家大力讚譽,但在讀者之間不算太知名。不過,連讀過《斜陽》或《晚年》的人都不多,又有誰知道《女生徒》?一般讀者,基本上只聽過《人間失格》吧。

他剛讀的這一段,是太宰代入一位青春女學生的心境,以獨白體所寫的,讀起來特別有親切感。她是一位欠缺自信的女生,她不喜歡自己,也不喜歡與別人交流,就像他一樣;她是一位戴眼鏡的女生,一個四眼妹。像他。

他是一個四眼仔。由於平常的興趣,就只有讀書,於是很小時候便得了極深近視。沒有眼鏡的話,幾乎連路都看不到。升讀中學後,他放學後沒有參與社團活動,但也不會即時回家,他總是每天躲在學校圖書館看書,看到太陽下山。

由於少做運動又經常看書,他走路緩慢而又有點輕微駝背,學校的人總是叫他做「四眼龜」。他對這個暱稱沒甚麼特別反感,「四眼」他不能否認,而「龜」在他看來也挺可愛的。

看書看到累了,他決定放下書去洗手間。站在洗手間大型鏡前的他突然心血來潮,想學書中的女學生一樣脫下眼鏡看自己的臉,於是他洗一下臉之後,沒有立即戴上眼鏡,而是在鏡前凝視著自己。沒戴眼鏡的自己,臉孔有點模糊,有點不像自己。

定睛一看,才發現鏡的對面,竟是一隻四眼龜看著自己。

不對不對,我一定是眼花。他心想。

他擦一擦眼睛,再定睛一看,在鏡子對面看著自己的,真的是一隻四眼龜。

他戴回眼鏡,才在鏡中看回自己平常的模樣。

他步出洗手間,脫下眼鏡看向四周,發現不戴眼鏡時,身邊每一位同學都變成了動物的模樣,有鱷魚,有獅子,有貓,也有樹懶⋯⋯

他沒有將他不戴眼鏡時看到的景象告訴任何人,但自那天起,每當他新認識一位新朋友,他總會猜測脫下眼鏡後對方會是甚麼動物,並找機會不戴眼鏡凝視對方的臉。自此以後,這成了他的新興趣。

脫下眼鏡後看到的動物,是對方的 Spirit Animal,還是對方的前世投胎?是對方的自我形象,抑或是他心目中對被觀看者的形象的投射?他不知道答案,也沒有辦法知道。他只知道每次脫下眼鏡看別人,都會令他喜出望外 —— 今次又會是甚麼動物呢?

那是四眼龜同學的一個小小秘密。

Illustrator:Kazy Chan @kazy_chan
Storyteller:Thomas 黃宇恒 @thomas.is.writing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