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gallery opens on wed to sun
1/F, 2A Second Street, Sai Ying Pun
gallery opens on wed to sun
1/F, 2A Second Street, Sai Ying Pun

我的孟婆湯

「你好啊,想試一碗孟婆湯嗎?好足料喔。」「不用了,謝謝。」孟婆四圍向遊魂野鬼推銷她的孟婆湯,卻總是會被遊魂拒絕。

Read more

耳機

兩人各有一隻耳朵戴著耳機,收聽著同樣的內容,另一邊耳朵用來聆聽對方的說話。

Read more

我不要你碰過的

別人碰過的我都不要。 便利店雪櫃內的第一瓶飲料,從來都會被人嫌棄。家中的一切是潔淨的,街上的所有卻總是污穢的——這只是一種心理上的潔癖。它或許曾經掉在地上,又或是曾經有人對著它咳嗽,所以還是第二瓶會比較好。別人都會對這一個行為感到詫異,我亦選擇以這一個藉口作為掩飾:「你不會明白的,後面的那些比較冰一點。」其實它們沒有太大分別的,我只是在合理化這一個行為。

Read more

默默等待第二次好運來臨

#Petzteller動物領養企劃 的合作插畫師貓珊,是如何跟我們「合作」呢? 首先當然是畫畫,若毛孩最後成功被領養,我們會裱好畫作送給領養人,感謝他給值得許多愛的毛孩一個家。貓珊本身就十分喜歡動物,作品中經常出現不同品種的動物,包括她的領養狗狗小草;貓珊也是LAP的義工,對動物領養等工作十分熟悉。 我們的書店 Cabinet of Stories 跟 Taboocha 推出一枝「可可薑紅茶菌」,飲品封面貼紙的畫作,當之無愧地當然是貓珊的作品。在此希望這款飲品可以趕快籌得更多收益捐給LAP。 這次的 Petzteller 故事,我們請來貓珊親自道來——     〈 默默等待第二次好運來臨 〉 在領養中心住的小動物,每天都有義工的寵愛,也有數百隻待家的同伴,有時我們依着睡覺,一起玩耍散步,但也有時因為爭奪食物和空間而打起上來。 大家都期待被領養的一天,Cassius 對此有特別深刻的體會。 八年前被領養回家的Cassius 還是一隻BB,在新家中每天都得到很多抱抱,有屬於自己的一家人,每天食飯、睡覺、散步不特止,媽媽還給我鑄造了刻有我名字的名牌。 雖然人類家人不時要上班,但工人姐姐也很寵我,讓我每晚跟她一起睡,家中不像狗場嘈吵,每天都能嗅到上十款的香味:路邊青草、未洗的臭衣服(對狗來說都好有趣呀)、媽媽的香水、新煎好的龍脷柳⋯⋯ 我還有一班狗狗朋友,黃白色的唐狗羅利、巴渣的貴婦狗泡泡、公主般的哥基馬姬、大雪撬力高⋯⋯還有好多好多,我們每天相約於家樓下的公園奔跑,也會談到大家各自家中幸福的生活。 每隻狗兒想到家中刻有自己名字的狗床、人類爸媽親手做的食物碗,都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 而最幸福的時間就是人類家人每天穿過大門回家的那刻,一天的等待終於完結,就算只是外出一小時,他們回家時小狗兒還是歡天喜地,用盡全身的力量大跳大叫。有時工人姐姐擔心我太興奮會哮喘,她想抱抱我也不能,因為我總是興奮得胡亂奔跑,每次都逗得他們大笑。 然而,有天開始,我再也等不到人類爸媽回來。起初,我以為他們只是去了旅行,畢竟人類總是常常做這件事,但工人姐姐樣子也憂愁起來,家中漂亮的梳化、植物、小床、相片,逐一消失,只剩下四面白牆和木地板。 直至有天,工人姐姐哭着帶我出街,這次不是去狗公園,她把我的東西都放進一個寫着我名字的大袋⋯⋯ 我就是這樣子來到領養中心,我花了很多很多天看着她離去的大門,等待她回來,等待她買完餸回來,等待着再次歡天喜地圍着她跑,在廚房一起待一個下午⋯⋯我們一起澆花、掃地,她會埋怨我掉那麼多毛,但仍笑意盈盈地摸着我的頭。 他們都沒有再回來。原來我的人類爸媽留低我和工人姐姐兩個離開了香港,再也沒有回來。 我的心內好像自此少了一片,柔軟的一片變硬了一點。 雖然現在在領養中心都有人愛,但我真的很想念有自己的家的感覺,冬天在人類懷抱裡睡覺,夏天跟狗狗鄰居鬥嘴。 在領養中心還有很多同伴一生都沒有經歷過一個家庭,沒有在聖誕樹下找過屬於自己的禮物,沒有看過電視。在此,我希望我和所有無家同伴都可以盡快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家。 Petzteller:#Z09Cassius #hkdrCassius  Writer & illustrator:貓珊  Animal rescue organization:Hong Kong Dog Rescue ZtoryMission:#Petzteller…

Read more

古物店

文字、語言和習慣都會隨時間改變,街道、招牌和建築都會消失,但只要有紀錄,昔日的記憶都會繼續存在。

Read more

尋找一本書

阿姨的阿媽死掉了,這一年,她非常傷心。最初,她每天找四至五個朋友傾訴,「很突然……我見不到她最後一面……我阿媽對我很好……」 阿姨本來有很多朋友,一年過去,阿姨一個朋友都不剩了。頭一個月,朋友甲每天都跟她說:「看開一點吧,不要不開心了。」阿姨立即嘩啦嘩啦地哭起來,一個月後,朋友甲厭煩地說:「你阿媽七十幾歲了,死了是正常的。」 第二個月,朋友乙每天都跟阿姨說:「多想開心的事,不要再哭。」阿姨又立即嘩啦嘩啦地哭起來,朋友乙便嫌棄地說:「都已經兩個月了,不開心是你的選擇。」 阿姨的最後一個傾訴對象是朋友丙,他陪伴了阿姨整整三個月,隔日便跟她說:「不要那麼消極,你很快會好起來。」他還每星期都與阿姨遊山玩水、吃喝玩樂、看好笑的電影,電影院裏所有人都哈哈大笑,阿姨卻在漆黑裏默默流淚。電影完場,朋友丙生氣地說:「我已跟你說了這麼多方法,你還想怎樣?」 沒有人聽阿姨說話了,阿姨便閉上嘴巴,卻仍是每天流淚。阿姨想要尋找一個不流淚的方法,她經過商場,看見一間連鎖書店的玻璃牆裏面,有一個書架的分類寫着「心靈勵志」,她的心靈很需要勵志,她只有小學學歷,平日不會看書,她第一次走進書店,在一排排的書脊搜索…… 她拿起一本《改變人生的正面思考方法》,翻開書本的第一頁,寫着:「每件看起來不好的事情,都有它好的一面,現在請你停止負面思考,首先想想這件事為你帶來甚麼好處吧!」 阿姨試着想想:阿媽死了都有好的一面,阿媽死了也會為我帶來好處……阿媽死了……阿姨流下兩行眼淚。 阿姨把書放回書架,又再在一排排書脊搜索,拿起另一本書,《學會感恩,擺脫低能量人生》,第一句是:「發生了不好的事,不一定要不快樂,痛苦可以令你成長,現在就為你的痛苦感恩吧!」阿姨試着想想:感恩阿媽死了…… 阿姨的眼淚立時失控地流,她忽然很頭痛,呼吸愈來愈急,而痛楚漸漸蔓延至她的肩背和手臂……她立即把書放下,逃生似的逃離了書店、商場……她急步走到商場外面一個花叢旁邊,用力呼氣和吸氣。 她記得阿媽病得吃甚麼、嘔甚麼時,她安慰阿媽:「你不要總是不開心,你有飯吃、有女兒照顧,已經很幸運了,你要學會感恩啊!」阿媽一想訴苦,阿姨就立即離家,晚上歸來,阿媽想說點甚麼,阿姨搶先說:「照顧你,我已經很大壓力了。」 阿姨又再深深吸氣和呼氣。 隔了一會,她忽然聽見嗚嗚哇哇的哭泣聲,隔着低矮的花叢,一個小女孩坐在長椅上哭。小女孩約莫十歲,抱着一個細小的膠籠,低頭大哭。阿姨擦了擦眼淚,待小女孩的哭聲平緩一點,便走過去,給她遞張紙巾。阿姨原本想說「不要哭了」,阿姨把說話吞回肚裏。 小女孩接過紙巾繼續流淚,阿姨坐在她旁邊,細看那個膠籠,裏面沒有小動物,也沒有任何物件。阿姨問:「你怎樣了?」 小女孩的倉鼠死了,她不肯再養新的倉鼠,也不肯丟棄膠籠,一年過去,父母要求她必須扔掉膠籠,她就抱着膠籠逃到公園。「我仍然很傷心……我害死了牠,我很喜歡牠……爸爸媽媽都說我無用,這麼小的事……」小女孩又哭了。 阿姨說:「不是小事,真是會傷心很久的……」 小女孩看着她,「阿姨也有養寵物嗎?」 阿姨搖頭,「我阿媽在一年前死了。」 「阿姨是永遠見不到阿媽了?」 阿姨點頭,「當時連最後一面都見不到。」 和「傷心」共處了一年,阿姨說:「這一年,你很堅強了。」 Storyteller:趙曉彤 Artwork by 綠李

Read more

清理

她清理雜物那天,窗外懸着許多濃白的霧。 那是她和他分開了三個月後,她才有力量把他送贈的所有飾物、食物、書本與信件,逐一放進紙皮箱裏。總共填滿了五大箱,是他們相識五年的物件總和。還是有一個貓雕塑擺設和一張照片捨不得丟棄,不想撕破照片,又不想別人拾到照片,那就連同貓雕塑放在衣櫃底,用一箱冬天衣物壓着它。 剛轉季。冬天的衣物全部放進箱子,衣櫃懸掛着春天的花裙、薄外套與中袖衣服。她把五箱禮物全部搬到垃圾房後,回來,把三箱冬天衣物都搬到垃圾房。每件衣物,都有他的回憶。然後把相片和貓雕塑放到書櫃的一排書的後方。她的書櫃裏有五百本書,有二百幾本是買了未看的,有二百幾本是數年前讀完的。她忽然覺得⋯⋯她只留下了最想看的十本書,剛好遮閉了相片和貓雕塑,其餘四百九十本書悉數放進紙箱裏。 書櫃的每一層,本來都有兩排書,三個月前,她打算再買一個書櫃,好讓那些下彎成詭異笑容弧度的層架不要再下陷了。現在不需要書,連書櫃都不需要了。她本來有一點猶豫,蹲下來拿起一本書翻頁,忽然發現書裏有許多蟲子。每本書都有許多蟲子。原來已經春天了,她沒有開風扇、冷氣、抽濕機⋯⋯她立即看看鞋櫃裏的鞋、雜物櫃裏的水彩磚⋯⋯這麼多東西都沒有使用過,擺着擺着就發霉了。 三天時間,她連同書櫃與三個雜物櫃,總共扔掉了七成物件。物件都是過去的決定,他也是她的過去,他向她許諾的未來永遠不會抵達,她只擁有現在。她現在想清空人生,重新選擇每件物件。 * * * 九個月了,仍是每晚夢見他,沒有他的夢境也是他。 N是她的好友。N的男友自殺身亡那日,N才知道自己是第三者。N不知道她和他的事,她和N從來不談戀愛這話題。 夢裏,N躺在床上,一臉悠然。她站在床邊,問N:「他要你做第三者,代表他不愛你嗎?」N搖頭。 她又問:「他如果愛你,不會忍心要你做第三者,對嗎?」N想了想,點頭。 她知道夢裏的兩個角色都是她自己。 * * * 三天時間扔掉家裏的七成物件,接下來是每一天,都發現家裏又有一件舊物發霉,只能扔掉,順道扔掉更多物件。她發現家裏有許多重複的物件,明明買了一次,因為不常用而扔在角落,但又會買第二次,再買第三次,例如那三把負離子電動梳,她全部扔掉了。 九個月過去,她只剩下二十件衣服,一個兩米高乘半米闊的雜物櫃,她從來不知道這麼少物件,已足夠她生活。她缺乏的不是物件,她想擁有的也不是物件。 白天是愈來愈好地生活,每晚卻仍是夢見他,沒有他的夢也是他。是因為雜物櫃那十本書的後面,仍然放着貓雕塑和照片嗎?她感到非常疲累,她已經很努力地放下了。 她不是要擁有,她只是要捨棄,她已經非常努力地捨棄。 * * * 三年後,霧漸散。 她的物件仍維持著相同數量,而物件不斷變化。每次都是捨棄了舊物,看見了空間,她才可以把更適合自己的物件帶回來。每一次捨棄,她都再次發現:物件還是流動才好,不然像死水一樣,被一堆過去的決定包圍。 她記不起是在哪夜開始,很少夢見過去。 #bedtimestory Storyteller:趙曉彤 Artist:Wing M

Read more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