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Petzteller03,04: 邂逅其後

那是風雨交加的晚上,漆黑的夜比平常冰冷,黃燈照耀下的街道上,朗隱約從光與密集雨粉之間看見她們的蹤影。連日來的大雨,朗也看見同一景象——兩隻小狗依偎在馬路對岸窄小的樹蔭下避雨,耳朵與眼皮無力地下垂,毛髮濕透渾身顫抖——他無法想像她們曾經歷多少更大的風雨。他撐着傘,扛起一塊從遠處垃圾站帶來的木板,在一個鐵欄架起小小的避雨處。

「哎喲,看看你們,進去避雨吧!」朗指示着那小小避雨亭。

金女與毛女相偎着,冷得直打哆嗦,雙眼瞪大仰視着朗,反覆確認後才走到木板下。

「來吧,你們也肚餓了,吃點東西吧!」朗打開狗罐頭,把狗糧倒到預先準備的盤子裏。她們嗅了幾下,還是不敢靠近。

「雨傘留給你們,慢慢吃吧。」

像許多流浪狗一樣,除了牠們本來的主人外,朗不知道也無從得知牠們經歷過的事,許多時候牠們也只能把心事藏起來,這點朗是明白的。隨後數天,朗開始帶狗罐頭餵養她們,她們徐徐放下戒心,漸漸向朗走近。朗用溫柔的手令兩位女士軟下身來,陶醉地瞇起雙眼,前腿向前趴在濕冷的石屎地上,發出低沉的嗚咽聲。連日來的交流讓金女與毛女對朗產生了期待,每天晚上都守在路口等候那穿黃色風衣的朗出現。

「他會收養我們嗎?」金女垂着舌,坐直背,後腳坐地,側着頭看着燈柱下抓飛蟲的毛女說。

「已經是第五天了,如果他有意思收養我們,應該早做了吧?」

「我很喜歡他呢,心地善良,獨來獨往很瀟灑。」金女說完微微瑟縮身子。

「他該不會像那個拋棄我們的人一樣吧?」毛女說完向金女走來,伏了下來。

「說不定啊。可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他很喜歡我們呢。」

「嗯,那是種不一樣的感覺。」

「我們要做甚麼討好他嗎?」

「還是放下期許吧,那樣比較不會失望。已經流浪第十天了,我慢慢習慣這種,沒有家的感覺。」

朗到來的第六天雨沒有下。他揹了個大背囊,手提些露營用具,那是週末天。黃昏時分,雨後的晚霞清澈如絹布般順滑,晴空含蓄地染了幾抹通紅的雲彩,潮溼的空氣包裹着肌膚。朗特別喜歡這種清新的感覺。微風吹過路旁的樹,發出沙沙的聲音,幾點水珠掉到金女的臉,使她帶點傻勁地甩臉。朗如常帶了些狗罐頭,敲打罐身吸引金女與毛女,指引她們跟從自己。

「他要把我們引到哪去呢?」毛女帶疑惑地問。

「看他背上的袋子,是去冒險吧!」金女搖着耳朵,垂着舌頭興奮地說。

「好吧,反正他有吃的。」毛女聽到也感到着躍,兩步併一步地,跑過了朗。

朗把她們帶到一個向海的營地,對出是個沙灘,這無人的角落散發着寂寞的海浪聲。朗打開罐頭,讓女士們進餐,悄悄紥起營幕,打水、洗菜、做飯、喝酒,背景奏着台灣Cicada樂團《走入有霧的森林》的純音樂,是他自詡的獨行時光。看她們低着頭吃得津津有味,朗不期然感到幸福,不禁蹲下來撫摸可愛的兩位。她們毛髮順滑,沒甚麼骯髒的地方,使他幻想她們流浪的日子,「兩個傻妹一定是愛美一族吧」,他想。

朗不擅言情,吐露心聲,事實上他的聲帶受損無法發聲,只能沙啞地吐出幾個粗糙的聲音,所以他無法讓金女與毛女知道自己有多欣喜她們的存在。可是他知道語言是他們溝通的隔閡,他相信彼此能夠藉感受讀懂的心意。朗簡單做好飯後,白飯的米香與小菜的油煙讓金女與毛女想起昔日在那個家生活的時光,她們走到朗的腳邊,慵懶地坐了下來。那是種油然而生的安穩感。朗微微一笑,感覺自己一下子好像有了個家。

孤獨是朗認為最舒服的安全狀態,那為他避卻許多因無法使用言語而被誤解的情況,可金女與毛女的存在則為他的「獨行時光」增添了色彩。朗喜歡小狗,喜歡牠們的爽朗與大方,從不介意自己無法發聲。朗的養母養了隻黃狗,他特別喜歡牠明亮又顯忠誠的眼神,小時候總熱情地撲向自己,從不忌諱自己的缺失,在金女毛女眼中他想起了從前。養母去逝後,黃狗悄悄離家出走,朗頻頻抑鬱,漸漸忘記人情溫暖是怎樣一回事。

深䆳的夜裏,他聽海前後浪卷的呼吸聲,回憶湧進風中。溪水淙淙,火光熊熊,他打開帳幕,邀請女士們進入自己的營裏,打開營燈,成為曠野之中唯一璀璨的星。

「你要把我們帶回家嗎?」金女瞇着眼向朗吠了一聲。

「我沒法照顧你們一輩子,但我喜歡你們。」朗微笑看着她們想,金女發現他的嘴角有迷人的酒窩。

「不要緊的,我都習慣了黑夜。」毛女靠在朗的大腿上側睡,吠了一下。

「人生有許多無法抓緊的緣份,像風箏,你能控制緣份的線,卻無法阻止強風要把它掙斷。於我而言,風箏還是不放為妙。」朗這樣想着。

「即便這樣,我們可以跟隨你嗎?」金女想。

「有些關係必須保持距離,不然彼此會受到傷害。」朗想。

「那好吧。謝謝你,跟你走的這段路很快樂。」毛女想。

清晨的海與森林瀰漫着霧,浪還如舊悄悄拍打着礁石。這是金女與毛女連日流浪而來睡得最沉的一晚,她們甚至沒有察覺,朗已經離開了。海風霍霍吹着帳幕的布門,烏黑的夜已經褪成朝日灰白的天。金女與毛女離開這半掩的門,彷彿發了場夢。

「他是故意把帳幕留下送給我們當作家嗎?」金女問毛女,可毛女沒有回應。

隨後幾天,她們都回到那個曾經的路口,守候那個穿黃色風衣的人,但他再也沒出現了。

後來,她們又走了許多路,來到阿棍屋前,聽到許多小狗玩樂的聲音。她們止住了步伐,在外面徘徊觀察,神情無助,體型消瘦。

「看來是個不錯的地方呢。」

「作為中途停駐站,應該可以吧?」

「人家會收容我們嗎?」

「我不知道啊。」

「人類會想知道,我們曾經歷的事嗎?例如……我們跟朗有過的快樂事。」金女微微側頸把頭挨向毛女身上問。

「即便想,我們也無法告訴他們吧。」

「你覺得我們會找到主人嗎?」

「我不知道啊。」

「我們要做甚麼討好屋內的人嗎?」

「你可以怎樣討好他們呢?」

「我不知道啊。」

「笑笑吧,會有希望的。」

Petzteller:#Z03金女 #Z04毛女

Illustration:貓珊

Writer:野客

Animal rescue organization:阿棍屋

◇ ZtoryMission – #Petzteller

「Petzteller」是一個任務,為不能言語的動物說出牠們的故事,目的是找到愛牠們的人類和一個永遠的家。我們繼續相信故事的力量,可以幫助到每個人,甚至動物。

#Ztorytheme #ZtorythemeDATING 

#Ztorytheme約會 #ztorythemedating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