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裸身

不誠實,是為了免卻麻煩。他辭職那天,跟母親說:「我被解僱了。」「何時找工作?」「明天。」明天,他穿上西裝,背包放了一些畫具,來到中學的後山寫生。中學時,他常來這裡逃課。

他說他被解僱時,仍有一絲期盼著母親問他感受。很久沒有人問他感受。

他剛升職。命令他和他命令的人,都知道他的功用。辦公室不談論個人感受。他不會問下屬:「心情好嗎?」如果對方說不開心,會很麻煩,他無暇聆聽。辭職前,他連續告了八天病假,母親問他再病下去,會被解僱嗎,並提點他要繳付房租。

這是大學畢業後,從事了八年的工作。拿著好成績入讀藝術系時,他跟別人說,是商學院不取錄他。還未畢業,同學便忙於求職,他發現他也要找一份全職工作,與別人的路軌一樣,耳根會清靜一點。他曾因為太多人問他為何讀藝術,想轉系。提問者並不是真心想知他的看法,也不打算理解他,通常是聆聽一會,就不耐煩地給建議。

他想起離婚的母親。一段日子,別人總向母親介紹對象,「這個人跟你一樣也離婚、有個仔,好襯你。」「最後機會,再不嫁,你老了。」後來母親在無名指上套了一枚戒指,解說丈夫不現身是因為工作忙,他則配合著演出。

母親偶然告訴他,沒有丈夫管束的人生較為自在,「如果沒有你,我更自在。」他想,他與母親的惟一相似點,是喜歡一人多於兩人。

作為交換條件,每當校務署職員致電給母親說:「你兒子今天又曠課了。」母親便平靜答道:「他又病了。」而他再給予的交換條件是成績好,這樣,沒有老師會責備他上課畫畫。他向外宣稱想讀商學院,以避過老師的心理輔導。

他第一個愛上的人是男體育老師。高中,他與一個女同學保持距離地戀愛,直至出來工作滿一年,他才提出分手,理由是工作太忙,他想把工餘時間完全用在畫畫,希望三十歲前在藝壇佔一席位。

所有工餘時間,他都在郊外寫生。所有畫作都鎖在抽屜裡,那是他全然坦白的時刻,作品不會給人看。他讀藝術,是想與同學討論藝術,但同學的討論重心往往是如何成名、如何讓作品賣錢,他便說他也很想用畫畫來名成利就。

他本來想早一點分手。他曾打算坦白,前女友卻率先坦白了她對同性戀者的厭惡。她反覆說著她的前男友後來變成同性戀者,是一件多嘔心和令她多傷心的事。最初,她喜歡他的陰柔。

辭職後的第一天,他在後山寫生了兩小時後,收到前女友自短訊傳來的婚禮請柬,新郎是體育老師。他秒回自己不出席,把電話調至靜音,繼續畫畫。早在初中時,他就知道體育老師不斷單獨約會不同女同學,前女友是體育老師最感興趣的女學生。

完成畫作,他一邊把畫簿與顏料放進背包裡,一邊預備著下山以後,應對不同的人的神情和語句。

Storyteller:趙曉彤 @chiohiotong

Illustrator:Gutentagfrauhito@boregraphy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