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落場時間

因為失戀,我一個人網購了一張單程廉航機票,訂了三天的酒店住宿,收拾了兩套衣服,便到鄰國去了。大家說散心是緩和分手情緒的好方法,但我覺得花錢的效果更好,財散人安樂,至少安樂一陣子。

.

沒有行程,沒有導遊,沒有必要的景點,我在機場跳上了一架巴士,巴士號碼是她的生日月份和日期。我在那沒有冷氣的車上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喚起了兒時坐巴士的感覺,暖風暴烈地吹得我的頭髮亂糟糟,我睜不開眼睛望風景,不久就睡著了。

.

巴士到達目的地,我才醒過來。行李還在身旁,銀包也在口袋裡,一切安好,我便下車。原來,目的地是一座石建古教神殿。

.

神殿是露天的,面積大概有一個七人足球場的大小,地方不算大,卻是人頭湧湧。乍看之下,這些人都是本地人,都是善信,只有我一個外來的旅客。我不知道這是什麼的宗教,他們不帶香燭,身上也沒有多餘的裝飾,只是安靜的圍著神像靜坐默禱。

.

我想,這應該是一個多神論的民間信仰,神像的樣貌、外表幾乎都有一點自然物的來源,但又各具特色:有黃皮虎頭人身、有著了火的獅子、有一對獠牙的雞泡魚,還有一位大概是鸚鵡混種火雞的神祇。

.

祂們各位的座下都有名號和簡介,可惜都是我看不懂的文字,而我也不認為在場有任何人可以順利跟我溝通。這也很好,難得耳根清淨。

.

明明是黃昏時間,我卻感覺烈日當空,而我當頭望天之際,神殿的某處響起了三下低音的敲鑼聲。在場正在默坐的信徒隨即一個二個的起身,慢慢步出神殿。哦,這大概是閉館時間。於是,我也隨著人潮往出口的方向走去,這時候,神祇們也從自己的寶座走下來。

.

神祇們從寶座走下來,而在場隨了我以外,無一人驚訝。只有我一個人能看得見神祇真身嗎?還是那些神祇是人扮的呢?但如果是人扮,那麼其他人就必然可以看得見,又為什麼還會向神祇禱告呢?

.

神祇混在人群中往殿外走去,我盡力尾隨。人群與神祇一直往濕街市那邊散開,終於不再擠擁,然後我見到神祇們在一個路邊小炒檔找位置坐下,祂們沒有坐在一起,而是各自找位置,並且如常人一般點餐。廚師手勢很快,神祇們點的串燒、糕餅、河粉不夠一會兒就送上桌子。我隔著一條馬路的距離觀察,看著「獅子頭」狼吞虎嚥的樣子,我肯定祂不是人扮的。

.

此時,獅子頭旁邊的客人走了,空出了位置。我鼓氣勇氣走過去坐下,獅子頭繼續專注進食。侍應隨即走來說了一串我聽不懂的話。當然,他是問我要吃什麼。我指了指獅子頭的食物,但侍應好像不明白一般,重覆說著同一句話,而且說得越來越焦躁。

.

「你要凍水,還是暖水?」獅子頭突然問我。

.

「暖水。」

.

「要吃什麼?」

.

「河粉就好了。」我說。

.

獅子頭幫我點了餐,然後繼續進食,而我便像祂的信徒一般靜靜的默坐在祂身旁。

.

「為什麼你會說我的語言?」我按耐不住的問獅子頭。

.

「我是神。」

.

「對。你是神。」我感到語塞。「那麼,你會聽到我的心裡話嗎?」

.

「可以,」獅子頭說。「從你進入神殿的好奇,心裡取笑我的頭飾,以至一直尾隨我們時想的說話,我們都聽到。」

.

此時,我發現所有在場的神祇都望了一望我。我心裡一寒。

.

「不用怕,」獅子頭繼續說。「我們只會聆聽,不會作別的事。」

.

「你們同一時間聽到這麼多人的聲音,不會搞亂,或者感到煩厭的嗎?」我好奇問。

.

「不會。」

.

「怎可能?」

.

「我是神。」獅子頭又說。

.

「那為什麼神要吃東西呢?」我不服氣說。

.

「為什麼神不能吃東西?」

.

「因為神應該比人厲害啊!不用睡,不用吃。」

.

「神是比人厲害啊!」獅子頭吞下了最後一粒炸雞。「我剛才說了,我是神,我們只會聆聽,真心、專心的聆聽,而人是不懂得聆聽的,尤其是這麼多而不一致的聲音。」

.

獅子頭吃完飯起身就走,我追問了一句:「獅子頭神,那麼我現在可以跟你許願,讓你聽我的煩惱嗎?」

.

獅子頭轉個頭跟我說:「那也不行,現在是我的落場時間。」

Storyteller : 米哈 @miha.writing .Illustration by mateusz kolek @mateusz_kolek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