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祖母的心思

聽說人會因為回憶而喜歡上一種味道,這讓我想起祖母的蟹籽丸蒸水蛋。 

當年祖母已經七十有一,除了有時抱怨腳痛牙痛之外,身體也算不錯。早上買菜,然後坐在大堂跟其他婆婆聊天,大概電視播無頭東宮的時候就回家做飯。

她的菜單比起麥當勞還要單一 —— 烚菜、 蒸水蛋、蝦仁炒蛋、青瓜鮮魷、煎雞翼 ⋯⋯ 不是不好吃,只是有時覺得乏味。 

「又吃煎雞翼,已經吃了三天。」我半開玩笑地說。

 「沒關係,明天你負責煮。」她沉默一下,然後微笑回答。

 「其實煎雞翼挺好吃的,以後可以常常煮。」我馬上反應過來。 

兩天後,她從廚房端出一鍋米線,裹面有芽菜、冬菇絲、蝦米、蟹籽丸,那是我第一次吃蟹籽丸。

咬下去,滿滿不知真假的蟹籽溢出來,還有橙紅色我猜是魚油的汁。彈牙的魚丸,加上好像 嚼不完的蟹籽,這種讓牙齒忙得很的感覺很新奇。

後來我才知道,香港吃到的蟹籽丸一般來自台灣,在當地被稱作蟹籽蟹粉包。蟹籽丸的外層一般是魚肉,更高級的會用上墨魚或魷魚肉;丸內則包了蟹籽,但就像菠蘿包沒有菠蘿,老婆餅沒有老婆一樣,很多時候,蟹籽丸內層都沒有蟹籽,而是以較廉價的飛魚籽取代。

她問我喜不喜歡,我說很喜歡。 

一星期後,我後悔了。 

那晚我如常看着六點半新聞等吃飯,當祖母大喊「開飯」,我就衝過去端菜。掃眼過去,看到一碟疑似蒸水蛋的菜式。

沒錯,是疑似。仔細看,才發現數粒蟹籽丸像七星伴月的擺陣牢牢地抓緊在蒸水蛋中,我們無奈地對看,它們的眼神就像告訴我:「別看我,我寧願在火鍋湯裏頭翻滾,也不要困在這裡。」

那一頓飯,我安靜地吃完。 

隔天,我發現炒菜心的旁邊,有兩粒白灼蟹籽丸。 

再過一天,煎雞翼的旁邊,又有兩粒白灼蟹籽丸。 

再過一天,蒸魚的旁邊,依然有兩粒白灼蟹籽丸。 

終於忍不住問她,她卻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回答:「你說你喜歡嘛,我就煮。」 

老一輩的心思,也許就是這麼單純跟直接。

現在祖母的身體不像從前般好,隔幾天才買一次餸,煮飯也只能煮給自己吃,偶爾煲湯給我喝。 

可是,每當我打開冰箱,都會發現一小袋蟹籽丸放在當眼處。 

Storyteller : 漢兒

Illustrator:Dani Lam @ddd.n.i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