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不再冰冷的瞬間

家人見了逝者的最後一面,逝者便被送進殮房。一別,再見,可能是相隔十多天,甚至一個月的事。這期間遺體會變成什麼樣子? 這是令不少家屬感到忐忑的事。然而這期間,誰也無法準確預知遺體的狀況是怎樣。

身邊人知道我成為生命頌禮司後,有些朋友會好奇,怎麼我就不怕看到遺體?表面上,遺體的膚色與常人有異,或是泛白、或是有變紫的,變化不一,但這一點不足以令我感到害怕。在我看來,面前躺著的是一個曾經有著靈魂,和我一樣笑過、哭過的人。這一刻,他安息了,要走的路已完成了,不過就是這樣。 而如果眼前的,是你所珍愛的人,就更不會因他成了遺體而生畏。

每個家屬見到遺體的反應都不一,有的比想像中平靜;有的馬上紅了臉,淚水湧上眼眶。有一位兒子的反應是我始料不及的,一開始,我也心中驚訝,但慢慢回想,又發現那個舉動帶著一點温柔。

一天的午後,兒子來到醫院送別父親。這位兒子看來有五、六十歲,戴著眼鏡,短短的頭髪已經花白了。我和接送遺體的仵工陪同兒子到殮房安排認領。當兒子一走進房間,看見父親時,他突然伸出雙手,捧著父親的臉。穿著保護衣的殮房職員和仵工各自拿起一支消毒酒精,武裝戒備起來。當兒子鬆開雙手時,二人馬上向他手心噴上消毒酒精。看到兒子的舉動,我有點反應不過來。我心裡想像,父親在生時,他也會這樣摸著父親的臉嗎?尤如情人間以雙手捧著愛人的臉,珍惜細看。此時此刻,他的雙手必定會感受到從父親身軀傳來的冰冷,但他也彷彿盼望自己的雙手,能將暖和的感覺傳給父親。 這一舉動,有著微妙的温柔。

當工作人員為父親換好衣服,並簡單添上妝容後,兒子拿出手機,交給我們為他與父親拍照。禮堂準備就緒,我們安排親友進到禮堂內進行一個簡單的安息禮。安息禮的最後一個環節是瞻仰遺容,一個個親友走到父親的身邊,為他獻上家人預備的白玫瑰。最後,兒子也獻上鮮花。

「你需要為父親拍照嗎?」蓋棺之前,我輕聲問一問他的意願。

「現在有鮮花相伴,好,就拍多一張。」兒子遞上手提電話,站到父親上方,雙手再次捧著他的臉,與父親合照。

我相信,這一場面為在座的親友帶來幾分震撼。但只要想到:這是道別的最後一刻啊,若心中有想為至愛做的事,就即管去做吧!

Storyteller:「毋忘愛」生命頌禮司 心悅(心病還需森藥醫 @ sumsick.medicine)
Illustrator:Empty Pot 空盆子 emptypotandstuff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