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ZtoryTeller Artist Series | YiJie Chen 陳依婕

我是依婕,⼀位來⾃台灣的插畫家。我常⽤「⼤器晚成」來形容⾃⼰,因為我在成為插畫師之前,有著很不同的經歷。

我⼤學是念⽂組法國語⽂系,出社會後當了多年上班族。直到⼀個契機出現,我毅然離職,到⽇本打⼯度假⼀年。最初設立的⽬標是⼀年過後回台進入⽇商公司上班, 怎知道後來不止偏離軌道,還越走越遠。

那年除了在⼀間⽇本百年傳統茶店⼯作以外,其餘的私⼈時間我獨⾃旅⾏,常去瀨⼾內海⼩島看藝術作品、逛美術館、搭慢速火⾞,以及走路,也認識旅途上形形⾊⾊的⼈,聽到不同旅⼈的故事或他們的夢想。慢慢地,我好像才開始真正的認識⾃⼰。

甫一回台,我發現內⼼的聲⾳試圖告訴⾃⼰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便忐忑地準備作品集申請國外的插畫科系。最後前往蘇格蘭的愛丁堡藝術學院攻讀兩年的藝術插畫碩⼠,正式展開插畫⼈⽣。

▍你畫了多少年畫?除了繪畫,你還有甚麼項⽬正在進⾏?

我從小喜歡畫畫,學齡前就拿著彩⾊筆在廢紙上塗鴉編故事。而家裡採傳統亞洲式教育,認為畫畫當作興趣就好,於是我始終並未走入美術科班體系內,畫畫⼀直只是我⼈⽣的消遣⽅式 —— 在課堂上塗鴉課本,或者上班接電話時塗鴉筆記本。當同事們選擇商學證照課程進修,我卻總喜歡上無益於企業職涯發展的繪畫課。

真正進入插畫領域,是這三年內的事情,也發現興趣和專業是截然不同的事。

2018 年前往蘇格蘭就學,我第⼀次擁有⾃⼰的插畫⼯作室、第⼀次使⽤學校設備⼀應俱全的版畫印刷室、第⼀次與其他藝術⽣⼀同上課、第⼀次參與⼈體速寫課。當⼤部分的同學們擁有⼤學相關科系的經驗時,我則懵懂得像⽩紙⼀樣。 

⽬前希望⾃⼰可以把⻄蒙波娃的《第⼆性》讀完,這是疫情爆發前即開始進⾏⾄今仍待完成的事情。

▍你的插畫風格是?最常畫的主題是?  


我的風格是集寫實、⽇系漫畫線條與超現實元素於⼀體的融合,且圖像充滿對比性,靜謐⽽細緻豐 富、理性⽽情感強烈。 

我畫中的⼈物往往停駐在靜置的凝視瞬間,透過寧靜將敘事⼒道最⼤化。我很常畫女性,⾝為⽣理性別女性,我認為女性是美麗的,同時擁有堅韌與⼒量,⽽插畫可以超越現實空間做出理想的詮釋。我的作品同時含有批判性,我習慣讓這份批判性以陰柔包覆。網路現狀、女性物化、消費⽂化等都是我描繪的主題。


▍尋找自我風格的過程?

在形成現在的風格之前,我嘗試過很多種畫法。尋找風格的過程像是⼀個長期實驗,植入的想法跟畫法不同都會賦予作品不⼀樣的⾯貌。

因為喜愛的作品種類形式多元,我便從模仿喜歡的插畫家的風格開始的,並多樣嘗試,包括以不透明⽔彩或墨⽔來創作速寫、諷刺漫畫、繪本風格的作品等,努⼒揣摩當時⼼⽬中覺得符合「插畫」定義的形式。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我知道自己從⼩深受⽇式漫畫影響,隨⼿的塗鴉也有⽇式線條感。那時我會⼩⼼翼翼地避開這個習慣,深怕畫出來的東⻄不符合⼤眾對插畫的印象。雖然盲⽬無頭緒,初到愛丁堡求學那⼀年,最寶貴的是,我在學校的印刷室接觸到各種傳統⼿⼯版畫,如絹印、浮雕印刷、⽊板雕刻印刷、蝕刻版畫等,貪⼼⽽滿⾜地動⼿嘗試各種媒材。

在⼀次與學長及插畫家前輩的咖啡廳會⾯時,⼤家談論著作品與分享經驗,我提到我的⾃我質疑,學長便介紹了⼀位插畫家讓我認識。

這位插畫家是 Yuko Shimizu (清⽔裕⼦)。她的作品帶著濃厚的⽇式漫畫線條混合新⽔墨畫風,獨樹⼀格。我立刻被這位在美國的傳奇插畫師吸引。

看著她的作品,我了解到插畫是⾃由的,不該被定義該怎麼做才符合某種審美價值標準。於是我便開始⽤⾃⼰最直覺也擅長的⽇式漫畫線條來發展作品,結合複合媒材或純電繪,這個⽅式很適合讓我⼀次次挑戰建構出⾼伸展性的畫⾯。過去的嘗試則成為我重要的養份,尤其絹印版畫的製圖過程和電繪有許多相似之處,讓我在結合傳統與現代媒材之間交叉玩味。

▍靈感來⾃何處?請介紹⼀個影響過你的藝術作品。

我的靈感來⾃多⽅,有時是來⾃⽣活中的片段或感受。

我很喜歡導演 Christopher Nolan 的電影《全⾯啟動(Inception)》(港譯《潛行凶間》)。我是個夢境離奇古怪的⼈,早在看過《全⾯啟動》的原型今敏導演的《盜夢偵探》之前,我在夢中已⾒過擁有抵達⾄無限層樓的電梯⾯板,帶我前往未知。雖然我不如電影的男主⾓迷走在夢境與現實之間,我往往還是能辨識到⾃⼰在做夢,在⾃⼰尖叫出聲之前剎停原本把我逼到絕境的夢境劇情,⼀⾝冷汗。

也許夢境正是⼈⼼理狀態的投射,⼈在⾃我意識可掌控的範圍外⽤來檢視⾃⾝的⽅式。我很著迷於⼈類意識沉溺在非現實空間的故事,⽽這樣的虛幻能⽤插畫來描繪也很迷⼈。於是我常畫著⼈物無所察覺地在半夢般的非現實之處游移。

▍畫畫時聽甚麼⾳樂?

我是個每段時間情緒狀態都不太⼀樣的⼈,因此聽的⾳樂類型隨我⼼情⽽定。我的歌單很⾃由,沒有⼀定的組合,那時想聽什麼時就聽什麼,如想提神時我會聽搖滾樂,各國曲風來者不拒。每隔⼀陣⼦會複習⼀下 X Japan、Lana Del Ray,很像個固定儀式。

有時需要非常專注作畫時,我也會不開⾳樂,感受完全的寧靜。這聽起來似乎有點奇怪跟嚴肅,但是我享受這個平靜的過程,通常作品完成的效果也會不錯。

▍講⼀個你印象最深刻的故事。 

在⽇本的那年,曾在國立新美術館充滿慕夏巨幅原畫的展廳內,巧遇吉⼘⼒動畫⼤師宮崎駿。

最初看到他的後腦勺,覺得跟⼤師本⼈的樣貌及打扮實在太像了。他在我仍盯著他後腦瞧的那霎那轉過頭,與我四⽬相接。發現是他本⼈的那⼀刻,覺得⾃⼰可能把⼗年份的幸運額度給⽤上了,才能遇到⾃⼰⼀⽣中最渴望⾒到的⼈之⼀。

那是進⾏著長達兩週的跨縣市背包旅⾏,展覽是在旅⾏途中臨時變更⾏程才看到的。我⾝上並未如其他⽇本⼈般,穿著合乎美術館觀展時宜的優雅衣著,反⽽格格不入地穿著旅⾏防⽔靴、⽜仔短裙和⽑襪。暗⾃幻想著,我這詭異直盯著⼈看的異國女⼦在他眼中是否有點像他筆下的女性⾓⾊呢?不管怎麼說,這是我踏入追尋⾃⼰夢想旅途開端的故事之⼀。

▍你最欣賞哪⼀位插畫家?

我最欣賞的插畫家是Yuko Shimizu (清⽔裕⼦)。

她是⼀位在美國開創⾃⼰插畫事業的⽇本插畫家, 她在 34歲才正式展開⾃⼰的插畫職涯,進入美國插畫學院就讀。也許是因為她同樣⾝為女性,以及與我開始就讀插畫學院的年齡也相似,⾃然⽽然地把她作為崇拜與投射的對象。

最欣賞她的主因是,她總是⾃信與⼤⽅地於網路上分享⾃⼰的插畫⽣涯經驗,從探索⾃我風格,到插畫家應拒絕客⼾要求免費接案的剝削提議等。我雖然未曾⾒過這位插畫家,但慶幸有這樣導師般⼈物的存在,給予後進插畫家們⿎勵與樹立良好的職業觀,透過網路得到她的指引去成長。

此外,可以看出她筆下女性具有的堅毅特質,及她對女性⼒量的詮釋。這些也都是我深深欣賞的。

▍最⽀持你畫畫的⼈?

我的家⼈們。若不是他們理解尊重我做的決定並給予⽀持,我無法任性地走到今天。這點我可以說是幸運的。

▍⾄今為⽌,你認為有過伯樂或貴⼈嗎?或,你得到過最開⼼的機會是? 

我很幸運,在創作路上每隔⼀陣⼦就會有貴⼈出現。我因此得到寶貴的引導、機會或是⽀持,⼀路上我因為這些⼒量⽽受著⿎勵繼續前進。

印象深刻的⼀次在我從愛丁堡插畫系畢業的那⼀年,剛好COVID-19疫情爆發,學校的實體授課很早就受影響⽽中斷,畢業展更是硬⽣⽣地被迫改成線上展出。線上展出的模式是在學校臨時搭建的網路平台展⽰作品圖。少了賓客親⾃到場的展覽也意味著少 了與觀眾⾯對⾯的機會,我們展⽰⾃⼰成果的喜悅中夾雜著遺憾。

殊不知線上展開始幾天後,我收到⼀封電⼦郵件,來信者看了我在線上展的作品⽽跟我詢問能否收藏我的作品,經過郵件往來後, 最後對⽅收藏了我的兩張⼤尺⼨作品,事後更與我分享作品裱框後掛在家中牆上的照片。

那兩幅作品是我找到⾃⼰的畫圖⽅式後第⼀次繪製的⼤幅作品,也是第⼀次獲得藏家的收藏肯定。

⾝為那次展覽少數幸運獲得收穫的⼈,我⼼存感激。

▍如果沒有遇上插畫,你覺得⾃⼰會成為⼀個怎樣的⼈?

應該會是位上班族斜槓、探索世界的旅⾏者。

在決⼼試走插畫這條路之前,曾詢問⾃⼰⼈⽣最想專⼼做的事情是創作還是旅⾏,我選擇了前者。因此旅⾏者是我若沒有跟插畫的緣分越結越深,⽽會選擇成為的另一個⾝份吧。

插畫與旅⾏對我來說都是⽤⾃⼰的⾓度跟觀點來感受世界的⼀種⽅式,只是過程跟顯現的結果不太⼀樣⽽已。現在的⾃⼰是以畫筆構築虛幻的世界,若無法成為現在的⾃⼰,另一個能走訪探索感興趣的世界⼀⾓的⾃⼰,應該也是⾃在快樂的。

▍如果下世要變成動物,想變成甚麼?

我想變成⼀隻⾊彩斑斕的變⾊龍,⾝上擁有美麗的鱗片⽽且能⾃由變化顏⾊想必是件幸福的事。

【 Artist Recommendation – YiJie Chen】

“Finding your style is like a long-term experiment, different ideas and drawing techniques bring different perspectives to the artwork.”

With the love of diversity, before Taiwanese illustrator Chen Yijie @yijiechen.art settled on her current style, she had tried lots of methods and techniques, imitating the likes of her favorite illustrators. From croquis, caricatures to picture-book-style drawings, all drawn with opaque watercolors and inks. She was working to figure out what her idea of “illustration” is.

The reason for this is that she knew her love for Japanese comics played a huge role; everything she drew had the lines and curves of a Japanese drawing. She tried avoiding this carefully in her drawings, in fear of not meeting the public’s standards of illustrations. Though she was lost and clueless, her time spent studying in Edinburgh opened her world to various traditional picture engravings like silk screen graving, embossed printing, woodcutting, etching, and more. And she tried every single one of them.

One of her favorite illustrators is Yuko Shimzu. Her unique works have a rich essence of Japanese lines mixed with a new ink-painting style. Looking at her art, Yijie understood that illustrations should be free, they shouldn’t be defined, nor conformed to meet certain standards. So, Yijie began drawing whatever that comes to mind with the technique that she knew she was capable of – Japanese comic lines. Combining mixed media and pure digital drawing, this technique allows her to create highly-extendable artworks. Her past attempts were crucial in combining traditional and modern techniques as well, especially when there are lots of similarities between silk screen printing and digital drawing.

Yijie spent a year in Japan, where she met Hayao Miyazaki in front of the original painting of Alphonse Mucha in the National Art Centre….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