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她,一位性工作者

她本是個浪漫的女孩,想像和男友牽手跨越所有喜與哀,走過一輩子的每串時光。突如其來的小孩把夢境實在地捧到手心,她不帶猶豫懷著倆人的結晶和愛戀步入婚姻。華麗的憧憬最終抵不過現實的衝擊——每月的入不敷支、無法再承載先生的無賴。二十三歲那一年,她拖著女兒小手,決然逃離沼澤。

但,空氣仍舊地稀薄。沒有學歷,也身懷無技,每天都被飯錢、租金、女兒學費擠得喘不過氣。她頂著一張素臉,穿著素T和鬆身牛仔褲,踏入了性工作圈子。她知道這行業是一個永不能逃離的虎穴,即使他日離開,「性工作者」的標籤也是一輩子的黏附。但,她別無選擇,在柴米油鹽醬醋茶面前,只能跪下了。眼看周邊姐妹客人不斷,女兒的生活費就燒到眉頭,她開始模仿四周的「美」。在稚嫩的臉蛋塗上顏料,身體努力屈成性感的形狀,踮起腳尖塞進高跟鞋。

廿多年過去,她仍在租金數一數二高昂的大廈裡工作,卻自豪地列出入行以來一手養活的十七個小孩,兩個女兒、家鄉的兄弟姐妹、姪子女⋯⋯她在鏡子前俐落地補上眼線,輕靠在木櫃自然地展示身體曲線,一秒穿上高跟鞋應門。在我不禁讓人猜想這些年她是如何迎合這個世界之時,她霸氣打斷我:「我們哪需要靠男生,讀多點書,靠自己就好,結什麼婚!」她更豪賭一句,「男人沒有個好,你跟我講哪有一個男人沒有偷食過。」

她突然掛住滿臉的緊張,談起了性行業裡有女孩不懂得保護自己。不少同行為了賺眼前的錢,不得罪客人對惡行閉口不說,如性交途中脫掉安全套,以及被誣衊偷竊。由此一直到我們踏出門口,甚至拐彎下樓梯,她都一再拜託我們多些有關性病的宣傳。

這不是什麼仇男仇婚的故事,更不是性工作者的吐苦水。僅是冷漠現實刺破薄弱泡沫,千萬中之一個的例證。她對浪漫童話的幻想、對愛人被愛的相信,對依賴的全然拋棄。一樣不合身的高跟鞋,由最初呆呆地跟著穿上,到現在懂得貼上鞋墊;現實一樣的殘酷和逼人,由一開始的迷茫模仿打扮,到如今的教姐妹如何保護自己。

若走慢腳步,細聽她和他如何在泥濘掙扎挺過來,也許,發現大家只同在現實求存而已。

Storyteller:圓臉兒

Illustrator:Tracycrazy – 張穎

〖Storyteller 圓臉兒想說的話〗

以上為真實訪問記錄。

對於性工作者,社會仍然有好多誤解和歧視,只希望可以透過自己一些文字,令他們發微聲。

〖關於插畫師 Tracycrazy – 張穎〗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光明與黑暗交織的心靈之地。

沉醉於創造黑色幽默的世界 ,在黑白當中感受所有情緒,遊離幻想與現實之中。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