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遺物

她總會在每段關係中,實實在在拿走了什麼。說的,不是名份,不是承諾,是實實在在,有形狀有質感的有的沒的,可放在手上,塞進袋中的有的沒的。

她不是小偷,只是認為物品承載的回憶,在現今世代好像來的更固然。不像手機裡的一段錄音或一張照片,能用指頭輕掃剷除,無影無蹤。現在的通訊軟件來得更厲害,閱後即焚,連擁有也沒擁有過,只成一堆光影,在眼前閃爍數秒然後回歸漆黑。

她收集的,不是禮物。那條排球軟身短褲,是在他家中過夜常穿的,是他云云隊伍波褲中,櫃桶裡不起眼的一條。她總覺得各人也帶著獨特又不可磨滅的味道,她喜歡他的味道。那褲子她看上了許久,一直在想要光明正大地取走,或者奇怪地竊去。

「我喜歡這條褲,穿著睡覺很舒服,可不可以給我?」

他秒速回應一聲好,說:「反正我覺得尺碼太小。」一如以往,他的爽直總是帶點無心裝載。談不上珍而重之,但那褲子回到她家後就常被一乾即穿,成了習慣,戒不掉。

那個髮夾,是另一個他某夜,在家中找來的,為喜歡在酒店單純地結伴看戲但頭髮蓬鬆的她帶來的。夾起前額的頭髮,視野再沒抵擋。但這與髮型屋?的相若的髮夾有點大,是她三分二隻手掌的大小,比正常的更重,跟她天生柔軟的頭髮有著強烈對比,夾太鬆會輕易掉落,太緊卻令頭皮不勝負荷。就像這一個他,一直不知不覺地把人傾斜,靠著根本獨個也站不穩的她。有些人,猶如永遠找不準站點和距離,怎樣共對都不妥當。

這些有的沒的,沒隨著人來人往消失。要糾纏的人一直在糾纏,要交錯再背對遠走的人再沒對上過一次眼。

但這些有的沒的,將一直都在,不會被掉去,已融入她的生活?依偎在生命?,是她的而不是他的。

Storyteller:wym

Illustrator:RO FEN 露璠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