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Klaus Kremmerz 畫中的故事

「儘管聽來並不謙虛,我認為在流通作品中,我的作品是最具原創性之一的。」

── 插畫師Klaus Kremmerz

擁有一位油畫家媽媽的他,從小就在色彩,白酒香氣,馬、花、樹的畫像中長大。他從孩童時期開始在紙上畫畫,大學期間也報考了繪畫專業。他正式加入插畫界才不過三年左右,卻已受到許多知名品牌的青睞,例如 Apple、The New York Times、Hermes 等等,可謂插畫界的亮眼新秀。

有人說他的畫是荒誕諷刺的,同時很幽默;有人覺得很日常,也有人覺得充滿電影感⋯⋯ 他的作品是神秘的,三言兩語難以總結,雖然畫風線條簡單,內容卻很豐富,每張畫都是一個故事,背後都有深遠的哲學思想。

他是德國插畫師 Klaus Kremmerz。

這樣的他有著一套自己獨特的藝術觀,他對我們坦言,覺得當代插畫師很無趣。

Kremmerz 形容當代插畫師為「隨波逐流的」、「沒原創性的」、「互相抄襲」的。他們的畫風能被輕易劃分:誰是漫畫風;誰追隨流行超現實主義;誰追隨(複製)Chris Ware,誰(複製)Blexbolex 等等。

Kremmerz 的 Instagram 帳號上只追蹤了10位插畫師,其他時間都在看其他東西。Kremmerz 很討厭克隆人,他見過好幾次明明是 B 抄襲了 A,卻因為抄襲者 B 更懂巧妙利用社交媒體,原著 A 反倒成了別人口中的抄襲者。

他想像過自己的風格被複製:如果有人複製了他的風格,他的風格就會被依次複製,到最後他會失去原作者的身分。他也想過應對方法:如果這種情況發生了,他將會改變自己的風格。

不看 Instagram,那他的靈感從何而來?他愛看現當代藝術,尤愛 John Wesley 與 Wesley Willis 那種難以編纂的繪畫方式。

「儘管聽來並不謙虛,我認為在流通作品中,我的作品是最具原創性之一的。」他說,自己從不同的作者那裡竊取了風格元素,但不是從其他插畫家那裡竊取的;他為自己的蛋糕製作了食譜,從插畫世界中找出了材料。

在Kremmerz的作品中,能找到大量的設計元素,他鍾情於四十年代和六十年代的意大利風格,喜歡想像人們在不同的時刻和情況下住在這種風格的房間裡。

在與 Kremmerz 的訪問中,他直率地表達了對自己作品獲得青睞的自豪,並強調他不靠任何人的幫助買了一套房子(有爵士樂、植物、落地大窗、瑜伽墊)。

他最近受到一家出版社委託,正在為 Ray Chandler 的作品《The Long Goodbye》繪畫插圖。與他而言,這是一項複雜的工作,因為書中充滿了畫面意象,不容易處理。他為此費了不少功夫,迄今為止已經完成了六幅滿意的插圖。這個項目是他對自己的挑戰,他對目前的賽果感到滿意。

與 Klaus Kremmerz 的採訪很有趣,他是一個極其真誠的人,說話很直白,有話說話。這是藝術界很少見也很需要的一份誠實,畢竟互相坦白才能進步。

熱愛著繪畫這門藝術的他,難以想像失去了繪畫的人生。現在的他喜歡用畫作說故事,如果失去了畫,也許會通過寫作或通過其他藝術形式。

「我仍然會是一個講故事的人吧。」

StoryTeller & Illustrator:Klaus Kremmerz

Text:ZtoryTeller team

〖關於 #GreatArtStory 系列〗

ZtoryTeller 每週將會為你介紹不同經典畫作或自世界各地新晉藝術家的作品,訴說背後的故事。走進畫家的想像世界,一起採索當中獨一無二的秘密以及其收藏的意義。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