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談善言:空手道打天下

「凡事都有終結,開心不開心也是。」

螢幕上的談善言,角色總帶幾分倔強,像新劇《 #打天下 》的空手道黑帶女生莊惠,也不例外。然而,當外人覺得真實的她也是同樣硬淨時,自言性格非外向,甚至來得有點「宅」的她,其實也曾有過否定和討厭自己的時候。

「我曾經很討厭自己,為何不是我想要的性格。後來學戲的老師跟我說,生活裡可以做你想要的模範,但演員不能只做好人,因為好人代表否定了自己不好的一面,演員必須認知人是有優點和缺點的。於是,我也開始接受自己覺得不好的東西,然後發覺其實一體兩面,即使我為人比較悲觀,互動反應比較敏感,但原來這些對做戲也有好處,而非單純讓我困擾的感覺。」

幾年的演藝路上,她向前行了幾步,偶爾卻又像退後走了幾步。反覆思考這條路是否適合自己,不停尋找自己與角色的相同與相異之處,看似來來回回,卻得到審視和建立自己的方法,透過學習與體驗其他人的過程,認知自己的質地與條件。

從本來的搖擺不定,到一步一步摸索到方向,再立定決心以此為終身職業,這是演戲為她帶來的價值。

「一步一步行出來很重要,不要覺得距離目標很遠就不做,就算有一百種理由拉住你,叫你不要行前,不緊要,找到理由行出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一個理由就已足夠。」

《打天下》莊惠也是如此。起初不過只為逃脫某些人和事,後來卻發覺空手道給予了她價值,從而讓她找到前行的方向。

所以,即使真實世界裡的談善言,並沒莊惠那份遇強愈強的力量,也沒有遇到困難後的快速自我復原力,她還是從這個角色裡找到與自己的連結。

「起初我們都不知道,之後的自己會走這條路;但原來走著走著,也就慢慢走出了屬於自己的路--莊惠走她空手道的路,我走我演員的這條路。」

本身對空手道無甚認識的她,這次所演的角色,卻是為奧運資格而奮戰的黑帶高手,在拍攝的那三個月裡,從零開始接觸空手道,是她人生裡首次如此專注地挑戰一項運動。

每個招式畫面的想像,每次如何發力的過程,都讓她更清晰自己的身體構造,也為她帶來前所未有的頭腦清晰。「做事要專注,這是明白知道的,但當體驗到專注的力量之大,就會覺得很有趣。」現在的她還會嘗試冥想,不但是讓自己更易入睡,也想練習那份集中力和清空。

只是,人總有軟弱的時候,尤其她真實的內在,始終不如莊惠般硬淨,遇到難題很快就會想放棄。在迷茫和氣餒之時,她會回家痛哭一場,但最令她辛苦和難受的,卻是永遠不知道這個過程,要到甚麼時候才會完結,只能永無止境地沉溺於痛苦和無助的感受。

曾經習慣於這種沒有盡頭的沉溺,直到某天,突然好像開竅似的,明白到「有開始就有完結」的道理。

「當我知道事情會有完結的一日時,心裡就來得比較踏實,知道不會永遠這樣。凡事也有終結,開心會有終結,不開心也是,就看你要如何度過這段時間。說出來好像沒有甚麼,但當我認知到這件事,感覺心也就能定下來。」

或許,正如《重慶森林》的那句經典台詞所言,任何東西都總有它的一個期限。即使是一種感覺,一個狀態,都有它過期的時限。在這個過程裡,重要的是,如何像談善言那般,慢慢接受自己的好處與缺憾,學習做個最好時期的自己。

「給自己原因,如何走出第一步,只要找到令自己前行的那一步,就夠了。」她的雙眼流露著一份堅定,這是來自莊惠的眼神,也是來自談善言的眼神。

Storyteller:Hedwig Tam 談善言
Text by 講樂.過路人 @cantokid1412
Illustration by 小萊 Siuloy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