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分泌

我喜歡上你的原因是你總讓我的身體分泌。

眼淚,汗水,體液,更多是那無以名狀的化學物質。

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冬日早上,舞蹈室內的一男一女隨著音樂跳著充滿暗喻的現代舞蹈,一推一拉用身體對話著。

「真奇怪,無論跳了多久,流了多少汗,妳嗅起來總是好香。」

「是嗎…」她知道跟他跳舞時,她流的汗的味道是不一樣的,那是一種帶著原始慾望的味道。在那充滿感情的雙人舞裡,她的分泌總因他的觸碰而變得失控。

為了掩飾那種味道,她在和他舞蹈前,總噴上最持久的昂貴香水去遮蓋。

「我喜歡這種味道的你。」

「那不過是香水的味道啦。」

他倆是最好的舞伴,舞蹈裡虛擬的感情化成充滿熱情的舞動,微妙的化學反應,總是觸動著觀眾。

分泌,很多的分泌。

有時候她會想就是這種分泌才會令她如此投入與他的每個舞蹈。她甚至懷疑這種過份的分泌都暴露在觀眾前,正是這種分泌才讓觀眾看出那舞蹈中接近真實的感情。像雌性動物發情時會散發出一種獨有的味道去吸引雄性動物。對於這種不受控的分泌,她感到點點的羞恥,卻也帶著莫明的興奮。

那一天是他們在舞台的小表演,遲到的她來不及噴上香水就要開始他們的表演。

她心裡很怕,緊張讓她的分泌更肆虐,她聞到自己因劇烈運動和不安的心情分泌出來的體液味道更是猖狂,那是接近性愛時會流出來的味道。

他倆貼著身的跳舞,彼此的身體熱力和心跳都如此相近。他如平常般若無其事地用柔情的眼神與她共舞。

並沒有被發現,她開始放鬆的舞動起來。揉合著那羞恥和罪疚感帶來的興奮,她像走入無人之境,將內心那些無以名狀的情感分泌,都灌注在舞蹈之中。而他也無形地被她的激情帶動著,看她的眼神比平常多了一份複雜。

他們在激烈的喘息下進行著表演。台下的觀眾不知被甚麼強烈而混濁的東西觸動到,都屏息專注地看著他們的表演。在有點焗促的小禮堂,有些觀眾甚至投入得流著微微的汗,不同人的汗水及體液混合在一起,空氣彌漫著一種原始又純粹的香氣。

表演結束,空氣一時凝結了數刻,觀眾才從陶醉中醒來熱烈地拍著手。

—————

「喂,你的男友過來接你啦。」

看著他喜滋滋地飛快執拾好自己的行裝,走向她身旁,輕輕地吻一吻她還是微紅的臉頰。

「今天跳得好開心,下次再夾過舞。」

「好啦,你快點同你的大隻男友去開心啦。」

「你今天比平時還要香,下次介紹你用的香水給我,好嗎?」

「唔。」

在她還不知道如何反應的一刻,他已擁著一個身材健碩的男士遠去。

她仔細地擦拭自己身上的汗水,似是想要抹去剛剛過於失控的情感及情慾。看著鏡中的自己除了茫然若失的眼神,更多了一份嫵媚。她喜歡這樣的自己,她看著鏡中半裸的自己,舞者才有精鍊的線條,有點扁平的胸部,潮紅的肌膚。

「這樣的狀態很美。」

她突然感謝遇到讓她分泌的他,可以如此純粹蠻橫地感受身體帶來的原始情慾,讓她看到不一樣的自己。縱使她知道她和他永遠不會做愛,或是相愛。

「這樣的狀態已很美。」

Storyteller:Future Ki

Illustrator:Isaac Spellman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