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家裡,還有髮菜嗎?

新年飯,只有一種對的味道。 過年,本是一個特別忙碌的節日。然而,到了某一個年頭,我們會突然發現:新年,不那麼忙碌了。這是因為一切從簡嗎?是因為過年,再沒那麼重要嗎? 在過年如日常的日子,我卻想念從前忙碌的過年。 從冬至前後,長輩便開始張羅過年的物資:糖果、新鈔票、利是封、揮春,準備浸水仙頭,家中開始囤積白蘿蔔、汽水啤酒,同時,長輩又會命令我們收拾雜物,嘗試將家居還原到「原廠設定」狀態,轉眼到了年廿六、廿七,他們會突然想起:還沒有去買新衣新褲新鞋襪呢! 到年廿八,長輩會提出一連串麻煩的任務:鐵閘補油、地板打蠟、清潔櫃頂與天花板燈的灰塵、搬出收在床下底的儲備椅子、換床單被鋪⋯⋯全家人都在忙,終於忙到團年飯。 團年飯,只會由一個人負責,哪怕是要準備再多人參與的一餐飯,那一頓飯,還是只可以由他一人負責,他說,多個人多雙筷,但他說得更多的是:人多手腳亂。 團年飯的菜餚,年年如是,南乳豬手、鮑魚片生菜、豉油雞、茄汁蝦碌、髮菜蠔豉⋯⋯有一年,我問他:「髮菜不是禁止採集了嗎?為什麼我們還是年年有髮菜吃呢?」他忍著怒氣的答道:「因為家裡還有一點點,吃不完的,吃得一年得一年吧!」 吃不完的,但,吃得一年得一年。這就是所謂長輩的務實樂觀主義。 現在想起來,我慶幸曾經與家人一起忙碌過年,當時每一個令我煩厭的任務,都成為了我現在珍惜的回憶。從某一個新年開始,過年變得輕鬆,要去拜訪的長輩越來越少,派出的利是比收到的多,直至有一年,團年飯的味道變了,因為負責一手包辦團年飯的他,不在了。 從此,過年的忙碌,過年的味道,都藏在回憶。 髮菜蠔豉只有一種對的味道,南乳豬手只有一種對的味道,茄汁蝦碌只有一種對的味道,那就是每年過節在家裡可以吃到的那一種味道。 家裡,還有髮菜嗎?應該還有一點點的,只是不知道他將髮菜藏在哪裡了。 Storyteller:米哈 @miha.writing Illustrator:Kazy Chan @kazychanillustration

Read more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