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一枝煙的時間,兩枝煙的距離

「抱歉,可以借個火嗎?」 我含著一根煙,問站在角落拿著捲煙,吞雲吐霧的妳。 「我也沒有火機在身。剛才是問別人借火的。」說罷,深深呼出一口煙霧。 妳一手將煙拿開,拿得遠遠的,生怕煙味沾染衣服;另一隻手繞在胸前,彷彿防衞著外界一切不可見的威脅。 「不要緊,我問別人好了。」 「啊,這又不用。」 妳邊說邊向我的臉龐靠近,將煙頭對準我的煙頭。 「吸氣。」妳說。 我倆同時吸氣。 在這借火的過程中,我和妳只相距兩枝煙的距離。我茫然地看著妳的眼睛,發現妳也正看著我。煙頭上的微微火苗,從妳的那邊運送過來,燃點起我煙頭上的煙絲。 「看!這不就點著了。」 在煙霧瀰漫的空氣中,我和妳呼吸著相同的煙霧。 在那一枝煙的時間裡,我認識了妳。 「妳當初為什麼會抽煙呢?」很久以後,一次偶然間我問起妳。 妳吐出一口煙,當作是回答。 良久。煙霧在空氣飄散。妳像思考一輪後,靜靜地說: 「抽煙的人總有不同原因,可能是因為壓力,可能是因爲不開心,可能是因為身邊的人都抽,可能只是為了接近一個抽煙的人......」 我們靜默無語。 「他曾跟我說,真正愛一個人的話,是不會教她抽煙的。」 「結果呢?」 「那一晚,我和他抽光了一包煙。」 煙霧飄散到空中,煙頭愈燒愈短,最後短得必須扔棄。世上沒有一枝永遠不會燒完的煙,一枝煙的時間,其實早已注定。 Storyteller:黃宇恒 Illustrator:Empty Pot

Read more

千萬不可以吃魚!

「千萬不可以吃魚!」他想起媽媽的千叮萬囑。媽媽沒解釋,只說他可以吃任何東西,就是不可以吃海產,特別是魚。但他特別喜歡吃魚,一直期待畢業旅行有機會吃到真正產自海洋的魚。畢竟這個年代能吃到的海產,不是在實驗室中培植出來,就是產自狹小的飼養池,根本就沒有真正的海產——已經到達廿一世紀,在餐聽看著餐牌的他,內心正在交戰⋯⋯應該聽從媽媽的勸告,抑或把握難得機會品嘗真正產自海洋的魚?思前想後,也得不出結論⋯⋯

Read more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