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sidebar Skip to footer

《#離幻拾荒》| Act 1.甜與蜜

「糖果,令我想起藝術家 Félix González-Torres的作品《無題》,」慢慢的,芭芭拉才說道:

「他把 170 磅,和他逝去男友重量相約、以玻璃紙包裝的糖果安放在牆角,靠著兩邊牆身堆成三角錐體,再讓觀眾一粒一粒的把糖果拿走,展覽館則每天把糖果重新填滿;可以說,這件作品每天都在更新,有如新陳代謝。」

「所以……?」西西弗斯問。

「所以,雖然我沒有新陳代謝,我沒有細胞更替,我沒能誕下生命,我被製造而成,我沒有那種演進的生命,但我相信我有生命,我有另一種形式的生命。」芭芭拉說。

說罷,芭芭拉把她的小指指頭拆下,換上了一棵掉在地上,不知名糖果機器的部件,不算完美,但也足夠湊合。

「我何不從今天起慢慢把自己換下來 ?我將以更替零件來代替新陳代謝、以重組複製來代替生育;我身上的零件將會如蛇皮般慢慢退下,然後又再重組成為新的軀殻。」芭芭拉說。

那個重組而成的軀殻到底算是新還是舊?芭芭拉要留在哪個軀殻?西西弗斯本來想追問下去,但他被芭芭拉的發言震懾著,無法言語。西西弗斯早就知道他是附生於芭芭拉軀殻的惡意程式,他們將永遠在同一條船上,卻沒想到,這會是一首  「忒修斯之船」⋯⋯

〖閱讀完整故事:https://bit.ly/3bzRnoP〗

Storyteller:#羅文

Illustrator: 江記 @ricegas & Moses @Heiluniu19.5離騷幻覺 Dragon’s Delusion @dragonsdelusion

FavoriteLoadingBookmark

Sign up our newsletter

Storyteller Limited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OneChain Agency